易锐民:我不会追寻“十倍股”

订户

字体大小:

最近清年假赋闲在家,重拾多年弃置的口琴,一口气吹了个多小时;当吹着陈百强的《涟漪》时,琴音带我回到了1999年底。

“生活静静似是湖水,全为你泛起生气……”,当年母亲患病住院,病房的电视传来盈富基金的宣传片。母亲总担心我们供楼压力太大,嘱咐我们要储蓄、节俭。

刚好港府为击退金融大鳄而在1998年买入大量股票稳住联系汇率后,决定成立盈富基金,借此把手上一大堆股票分批卖出市场。作为香港第一只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盈富基金上市规模达333亿港元(58.3亿新元)。和太太商量后,我把仅有约20万港元积蓄全部认购盈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