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丹旭:花木兰的尴尬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也是纳了闷,中国这么大,干嘛非要去新疆拍?”和新加坡的同事聊到最近上映的《花木兰》,同事很是疑惑。

迪士尼斥资2亿美元(2.72亿新元)拍摄的真人版《花木兰》因为疫情经过一波三折,本月终于与全球观众见面了。可随之而来的不是迪士尼期待的票房丰收,而是源源不断的争议。

影片9月初在Disney+首映后,眼尖的观众发现片尾的鸣谢字幕中出现吐鲁番公安局等新疆政府机构,这在高度关注新疆人权问题的西方观众看来,可是犯了大忌。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