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泽远:好男不当兵?

字体大小:

中国早点

蓟燕春秋

中国媒体近期报道,云南省一些不愿当兵的青年,在征兵体检前采取扎耳眼、文身,心理测试时故意答偏等手段,以达到“自我淘汰”的目的。

这种“自我淘汰”其实就是逃避兵役。逃避兵役在有参战风险的国家和地区并不鲜见,比如美国、韩国、台湾等地。当然,逃避兵役一旦被查实,要受到严厉处罚,逃避者坐牢的时间可能比服兵役的时间还长。

中国虽然人口众多,但在战乱年代招兵也很难。所谓“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说法流传甚广,直到1949年中共建国后,这种说法才逐渐没有了市场。

这是因为,中共领导的解放军在作风上确实与民众印象中的旧军队有很大区别。同时,在中国建立起苏联式的计划经济体制之后,当兵也是年轻人成为国家干部或进入国家体制的重要途径。换句话说,当兵可能有更好的前程。

从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要加入解放军可不容易,很多人得靠“走后门”也就是“拼爹”才能当兵。那时候,大多数中国年轻人做梦都想戴上解放军的红五星、红领章,即“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就算没有当上兵,很多人也喜欢戴军帽、穿军装,那才叫神气、时尚。

上世纪80年代初,改革开放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第一个明显变化,就是军装不再流行,年轻人开始追求新的时尚。随着高考恢复,民营经济兴起,军人待遇相对下滑,参军也不再是年轻人的主要追求。

90年代后,国企的大量倒闭,又击碎了许多人希望通过当兵找份安稳工作的梦。不仅那些“有门路”的人不愿再让孩子当兵,普通百姓参军的积极性也大为降低。“好男不当兵”的说法又有回潮之势。

对解放军来说,民众参军积极性下降导致了兵员素质下滑,不利于部队管理和战斗力提升。近些年来,随着中国军费大幅增长,军人待遇有所提高。官方也开出各种优惠条件,鼓励拥有大学以上学历的人员入伍。同时,官方也通过修改兵役法,要求年满18岁的男性公民进行兵役登记,成为应征公民,应征公民一旦被征集,应当优先履行服兵役义务。

云南省近日出台规定,要求符合兵役登记条件的男性公民升学时,应出示《公民兵役证》。大学新生报到时必须检验《公民兵役证》或兵役机关出具的兵役登记相关证明。一些不愿当兵的青年,就采取本文开始所说的“自我淘汰”手段来逃避兵役。

不仅在云南,山西、河南等地去年也出现逃避兵役的现象。去年12月,河南虞城县丁军华等五人因拒服兵役遭到官方处罚。处罚内容包括经济处罚、公务员及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工作人员单位禁招、两年内禁止出国和升学等六条内容。

曾在对越南作战中立功的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上周发表文章说,一些人逃避兵役说明,青年乃至社会大众的担当精神和公共责任意识处于下降期。当下中国承平已久,安逸思想在社会相当普遍,阴柔之风兴起,刚武之气不足。同时,法律惩治和制度调整不到位。在征兵问题上,很多国家更重视法律强制和利益驱动,而解放军在这两个方面都存在很大成长空间。

公方彬的分析当然在理。但从全社会认同“参军光荣”到部分人选择“自我淘汰”,也反映了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多元以及官方价值观的式微。同时,前些年贪腐之风在军中盛行,甚至出现郭伯雄、徐才厚这样的“大老虎”,军队形象严重受损,青年人参军的荣誉感也必然跟着受损。这也难免会让人想起“好男不当兵”的古训。

少数人“逃避兵役”对解放军征兵并没有多少影响,但它折射出的社会心理变化还是值得关注。按照公方彬的说法,只有通过国家和社会之力,通过解放军自身的不懈努力,有效解决现存的矛盾和问题,青年从军的热情才能重新被激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