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胡文洁:“小灯泡”点亮台湾

字体大小:

中国早点

潜台词

mkwoo@sph.com.sg

4岁刘姓女童“小灯泡”惨遭横祸,光天化日下无故被人当街斩首,震惊台湾社会。人们对她的不舍、心疼、祝福,堆得满满的。

自她周一遇害以来,案发现场满布花束、玩偶、糖果、卡片;有人点上蜡烛追思,有人送上纸折莲花祈福。各式各样满载心意的小物品排了数公尺长,一旁围墙上也挂满了代表思念的黄色丝带。

追思会场也每天涌入延绵不断的人潮,大家怀着沉重的心情前去看“小灯泡”最后一面。忍不住情绪当场落泪者为数不少,而他们与“小灯泡”大多素未谋面。

从“小灯泡”母亲王女士的发言得知,还有一些善心人士欲捐款给丧家。她因此不止一次发出呼吁,希望民众将款项或物资直接捐给更需要的单位,把对“小灯泡”的悼念,转为对他人和社会的爱心。

虽然承受着丧女之痛,王女士一路展现的勇气、冷静和宽容,深深感动了许多人。

在事发当天下午,她就勇敢面对大众,缓缓说出事情经过,目的在于还原真相以免媒体断章取义。她在发言中对政府提出要求:“我没想到这个社会是如此的不安全,我真的很希望政府、各级单位,能够做些事情,让妈妈安心带小孩,或是让妈妈安心工作。”

但是对于杀害自己女儿的凶手,她却选择谅解,表示“这样的随机杀人事件,凶嫌基本上在当时是没有理智的,这不是靠立什么法、怎么做处置,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她希望从根本、从家庭、从教育,“让这样子的人消失在社会上”。

当众人以为,王女士必定沉浸在悲痛怨恨之中难以自拔时,她却通过面簿表达自己仍相信社会是美好的,并呼吁“请抱抱你们身边最亲爱的家人,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与关心”。

失去爱女,她不怨天尤人,也没有呼天抢地,幽幽地写道“还好,我昨天、前天、几乎每一天,我都好好紧紧的抱着你……我超爱你的”,单纯又深沉的思念,叫读者们红了眼眶。

民众同情“小灯泡”家人的同时,对痛下毒手的嫌犯王景玉满怀愤怒,有人在他犯案当天便冲往西湖派出所和士林地检署对他拳打脚踢。他后来被收押在台北看守所,据说也遭其他狱友痛殴。

媒体争相报道这起命案,舆论也纷纷讨伐凶手的残忍,随之而来的效应是事发隔天又接连发生两宗随机伤人事件。专家将之归纳为“暂时性模彷效应”,有“严重社会剥离感”的人会在负面氛围中被诱发犯罪。

“小灯泡”的遭遇也让台湾再度掀起死刑存废的争论,王女士呼吁“我真的不想有人藉着我们的故事,讨论支持死刑或废除死刑”,同时希望社会大众能放下情绪。

她在女儿灵堂外张贴告示,指自己从来都不认为仇恨、责备能解决问题,一直努力以美好、温柔的方式教养“小灯泡”,“希望这个房间里可以悲伤、可以感动、可以怀念,但不要批评、不要仇恨、不要愤怒”。

台北市长柯文哲亦出面呼吁社会保持理性,让事件回归正常轨道处理,并承诺会重新检讨整个安全防卫网。

由于以上三起随机杀人案的嫌犯曾有精神病历或疑似患有精神疾病,关于精神病患的存在、保护或管制,也引起社会关注。

卫生福利部拟修正精神卫生法,除了松绑精神病患强制就医的门槛,也打算扩大范围,将毒瘾、酒瘾及意图自杀者都纳入强制就医对象。

“小灯泡”已不幸离世,我们要怎么做才不会让她白白牺牲?除了冷静、理性探讨死刑问题,全面巩固社会安全网,更应该多加关心、援助精神病患这类边缘人。

如果持续强化精神病患与重大命案的关联性,这个社会未来只会更加对立,民众也会更加恐惧和不安。

王女士的心愿是“让‘小灯泡’的光持续的点亮,我想这才是她来这么一趟的任务”。若经由此事可以使台湾变得更安全、更友善,对“小灯泡”和其家属而言,或许是最大的安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