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不惊人,死不休的哥姐

字体大小:

半个月前的—个晚上,在四川乐山—商场负责示范和售卖熨斗的邱秋,在工作时展现玩杂耍花式熨衣过程,被网友拍下并传上网。结果,在短短几天,他便红透网络,被上百万网友点击观看,甚至引起凤凰卫视等港台电视台关注,被冠上“熨斗哥”的称号,带动一个小风潮。一些连家务都不做的年轻人也开始学“玩”起熨斗。

近年来,一股“哥姐文化”正席卷中国的网络世界。每隔几个星期都会在网上看到以“哥、姐”著称的新网络红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在“熨斗哥”之前,比较具代表性的还有经常在网上贴个人照的“芙蓉姐姐”、其貌不扬却开出非清华北大毕业生不嫁的“凤姐”、有女装癖的“著姐”、带动乞丐服装热潮的宁波乞丐“犀利哥”,以及坐火车仅穿内裤的“卧铺哥”等。

“X哥”和“X姐”曾经是在电影中用来称呼黑社会老大的称呼。如今,曾经默默无闻的,但有出人意表的地方被网民发现而横空出世。得到广大网民围观后,他们不单变成网络红人,而且还被冠上“哥”、“姐”称号,知名度远远超过了历史上的很多老大。

鲁迅说过,中国人爱凑热闹。或许是这样的民族特性,推动着人们追捧新奇事物,搞怪人物,低俗文化等。网络红人并不是社会主流,但由于它满足了大众窥探他人隐私并从中得到快感的欲望,而提升为主流,成为娱乐事件。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今年初发表的《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一般网民看网络新闻或使用搜索引擎时,有很大比重也与娱乐、生活有关。真正通过互联网来查找有意义的资料,通过互联网来学习和提高自身素质的人在网民中占的比例很小。网络红人的出格言行则成了他们的娱乐题材,因此乐此不疲地发帖、跟帖等,参与了网络红人的制造。

然而,上述网络红人,他们当中几乎都是通过“献丑”出位。比如号称2010年“第一姐”的凤姐,就是以语不惊人死不休来吸引眼球。这名只有1.46米高的超市收银员,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且曾经说过:“我9岁时开始博览群书,20岁的时候到达顶峰,600年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超过我……”

今天在中国,要出名不怕没本事,就怕不会作秀。一些人博出位的一条捷径就是搞怪献丑,这反映了一些人为了成功而选择极端或不择手段的社会风潮,尤其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那么做也许可以理解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迎合大众的猎奇心态。

中国人才济济,一个人若表现得正常,一般没人注意,而一旦出格了,雷人了,活出所谓的自我了,反而很容易得到观众的认可。上述网络红人不单在中国国内走红,也博得国际媒体宣传。此外,有媒体最近爆料说,请犀利哥录节目,出场费要一万元人民币,凤姐的身价则是4000元。

除了网络红人外,最近的校园凶杀案、富士康的N连跳也都可以归类为因希望得到别人的重视,而采取通过一鸣惊人的极端方式的例子。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社会,许多伟大的平凡人就那么默默地离开人间,反之通过变态的方式死去的人,却争取到社会的注意力,甚至有人还崇尚一种“娱乐至死”的精神,从“捧杀”到“棒杀”,从一种狂欢,走向悲剧。

近年来,中国一直在尝试严打网上低俗文化整治行动,一些地方比如重庆同时还尝试通过读经典、唱红歌来提振百姓的精神素质。姑且不论政府推红段子的目的,但它的出发点还是值得鼓励的。中国必须寻找能激发思考,培养辨别能力的娱乐方式,否则现有的娱民方式也许会把一代人变成愚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