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重建只是个开始

字体大小:

四川曾被诗人李白形容为“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所谓“多难兴邦”,三年前的汶川特大地震可算是根本上改写了四川的出行历史。

这次到汶川灾区采访是临时的决定。由于道路和高速公路修复和建设得非常好,我不仅在最短的时间内顺利完成采访任务,一路上还有明媚的风景陪伴。

我是周二下午4时才从重庆出发到四川省汶川地震灾区,当晚8时就抵达映秀新镇。在灾民依山傍水的新房里舒服地吃了晚餐和寄宿了一夜,隔天早上在进行了一些采访后,我于9时30分出发前往北川新镇,不到中午就抵达目的地。下午三时半完成访问后回返成都,傍晚近6时就到达酒店。在地震以前,我至少需要两至三天的时间才能走完上述行程,而且在这些偏远地区要找到相对卫生的住宿相信相当困难。

从一片废墟,到道路、住房和公共设施齐全的浴火重生景象,三年是很短的时间。汶川特大地震后,中国政府承诺三年内完成灾区恢复重建,让许多人心存问号。过去曾经遭遇特大地震的日本和美国都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进行重建,何况是属于中国西部相对比较贫困和落后的地区。

随着住房、道路、工业园的建设落成,官方近日表示,灾区的重建工程将在今年9月告一段落。不过,对于灾区人民而言,这只是个开始。

45岁的映秀人王志勇在三年前的地震中失去了6岁半的小女儿。在采访中提到女儿,王志勇忍不住流下男儿泪,并坦言每当看到家长和小孩一起玩,总是很揪心。夫妇俩三年来一直尝试,但无法再生育。

像王志勇的灾民不在少数。他们心灵所受的创伤还需要很多年才能愈合。硬件可以统一修复和建设,但心理重建因个人情况的差异效果也不同,软件修复和建设只能“慢缝细补”。

过去三年,各界对灾区给予满满的关爱、捐助和帮助。不过,重建完成后,各界对汶川地震灾区的关注度相信将渐渐降温。此外,随着灾难的远去,生活的继续,一切人性复杂的面貌都会卷土重来,甚至愈演愈烈。灾区民众如何对此变化做好心理准备,以便自强自立过着新生活、独自面对大风大浪,是需要正视的问题。

除了心理的援建外,怎么发展当地经济,让从农村搬到城镇生活的灾民自食其力、适应新生活也是个挑战。

前天早上,我在映秀新镇居民李大姐家吃早餐时发现,她饭馆的四张“餐桌”都是红十字会留下来的折叠桌子。

李大姐地震前在家里种地,但搬进新房后没有了土地,只好尝试开饭馆糊口。她坦言,自己没有什么钱,也没有经验,只能一步一步摸索。李大姐只希望游客能给她机会,让她存到钱后,学习别人,把饭馆的生意做得更好,才不会辜负为救自己一命而牺牲的丈夫。

汶川灾区的重建能取得今天的成功其实也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国政府利用了集中力量动员的优势,探索出一个“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重建模式,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最艰巨的任务。

中央东部发达地区18个省市与四川省18个重灾县(市)配对,除了“输血”,重建住房以及建设学校、医院、道路、公园等公共设施外,也提供了“造血”的途径,同时也进行了产业恢复重建与转变经济发展、调整产业结构以及优化产业布局。

不过,对于过去从事农业的大多数灾民而言,如何“造血”还需政府扶一把,尤其是缺乏技能的年轻人。提供相应的培训,让他们有机会参与新产业,从事更高技术含量的工作,才能让他们未来的生活真正有转机。

对口援建虽然由不同省市负责,但中央对重建提出很高的统一要求: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恢复,而是要做到以人为本,让城乡居民住房条件显著改善,公共服务设施水平大幅度提升。震后在灾区新建的3000多所学校、1300多座医院,设备现代,功能也更加完善,甚至比一些二线城市的公共设施还来得好。

重建所采用的高标准、高执行力度和高效人员机制其实适用于各个领域,应该大力向全国推广。如果在其他方面,官员们也能认真贯彻中央的指示,全国百姓的住房、食品、学校、道路等就会变得更安全,当前不断雪球化的民生问题也许会见转机。

除了标准和机制外,重建后续的管理制度也对其他地方政府很有参考价值。今年是中国保障房建设大提速的一年。要解决保障房分配监管不力的问题,其实可以参考灾区一些分配安置房较成功的地方。

超越自然的奇迹,总是在对厄运的征服中出现,奇迹背后更有不同寻常的力量。如果汶川大地震这个自然灾难能缓解社会的困难,这才是对逝者最好的纪念。

*yunli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