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价格倒挂何时了?

字体大小:

上个星期一清晨5时,全身冒汗从睡梦中醒过来。可不是因噩梦惊醒,而是成了拉闸限电的受害者。在气温可达近摄氏40度的重庆,没有电力供应的日子很难熬。

有一些朋友可没我幸运,只是被热醒,由于办公地点一周只来了两次电,他们不得不另外找地方办公,或者被逼放无薪假。即使国有企业也无法幸免,只好错开时间进行生产。

春季原本不是用电的高峰期,但过去两个月,重庆、浙江、江苏、上海、湖南、湖北、广东等地都出现“淡季电荒”,多地不得不采取拉闸限电措施。

江浙和湖南地区许多企业早在开春之际就被迫“开三停一”,长沙市区所有路灯则减半开启,而重庆的景观灯最近一律停放。

专家估计,今年夏天有可能是自2004年出现煤荒而大缺电以来,电力供应最紧张的一年,而且还没有探底。

国家电网公司营销部主任苏胜新表示,如电煤供需矛盾进一步加剧,而中国南部的旱情继续影响水力发电,并出现持续异常高温天气,电力缺口将扩大到4000万千瓦时左右。

虽然发电集团表面把“电荒”怪到电装机容量不足以及需检修设备的头上,但专家指出,罪魁祸首其实是“价格倒挂”。

中国发电能力其实没有不足,甚至是产能严重过剩。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发布的数据,2010年中国用电总量为4.19亿千瓦时,仅为发电能力的40%,60%的发电产能处于闲置状态。仍出现电荒是因为电煤价格上涨,而上网电价不涨,导致许多发电企业亏损,甚至越发电越亏损,于是它们宁可少发电或不发电,发电产能由此闲置。

解决“倒挂”最直接的方式是价格调涨,但这与政府努力防止通货膨胀、经济过热的目标背道而驰。中国4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5.3%,比3月份的5.4%的32个月新高稍有下降,但当局还是担心物价的涨速过高可能影响社会稳定。不过,价格倒挂给百姓和企业造成的经济损失不一定比提高通货膨胀的压力来得小。

因为拉闸限电,今年下半年重庆的水泥行业预计将减产60%左右,而一些工人因工厂无法正常生产,而被逼拿无薪假。

拉闸限电不单影响工厂的正常运作和生产,也影响了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断电12个小时,人们家里冰箱的东西就凶多吉少。

其实,价格倒挂不单出现在煤电方面,中国的奢侈品、大豆、棉花、钢铁、石油、天然气等也都有同样问题。

由于棉价大起大落,今年夏天一件连衣裙可能要比去年贵上100元(人民币,下同,19.2新元)夏装平均涨幅高达10%,而纯棉服装也较少。出租车司机在冬天因为天然气紧缺,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加气,百姓要打车就会遇上困难。

“中国制造”的一些奢侈品和日常用品国内外倒挂,导致中国人到海外抢购国产货品成为一种趋势,以致在香港、欧洲等引发当地一些百姓的反感。

以上看来,价格倒挂不单影响企业和百姓的生产力,还有百姓生活质量,也可能破坏中国的国际形象。

说回眼前的电荒,虽然发电厂亏损是事实,但政府并非要把压力都转嫁给终端消费者。其实,发电和供电企业都为国有企业(其中大部分是央企),电价实行政府定价,如何理顺价格,平衡两类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避免他们打架、民众遭殃,这是相关政府部门应负之责。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告,2010年1-11月,中国供电行业的营业收入为2.19万亿元,同比增长20.84%,占整个电力行业的65%,利润总额592亿元,同比增长18.28%,占行业比重为42%。如果这是真实的情况,政府是否考虑让电网企业让点利?

此外,造成电荒的原因相信还有国内外价格失衡、供需地理分布差异、新增发电装机区域分布不平衡、电源电网建设不同步及火电新增规模下降、用电需求增加等。这些问题正需要政府的干预。推进电价改革,实现煤价、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的联动,或者推进能源利用方式与经济转型升级,不能等待市场机制来调节。

今年两会以来,中国多地政府陆续提出要把焦点放在民生工程上。与其花大钱搞民生工程,能够保障百姓的用电、吃穿、出行等也许更为实际。

*yunlin@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