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城管

字体大小:

“城管,又见城管……小胡怎么不管管?”

“是城管还是暴徒?”

“城管已经成为社会的毒瘤了,为什么还要他们的存在?无非是地方政府需要狗腿子,需要人帮他们清道、净街,来给他们制造空前盛世的假象!”

诸如上述的帖子在网上比比皆是,它们不是以戏谑的口吻撰写,就是充满了情绪,充分流露出对城市市容管理人员(城管)的不满。

即将迎来世界博览会的上海,日前发通告禁止单位和个人,在世博园区及周边1公里区域等范围内设摊兜售物品。可是,这个竭力维护形象的大城市,却频频出现城管与小贩或摊主发生冲突的事件,最近的一起更是掀起不小的风波。

7月11日下午,闵行区华漕镇城管监察分队进行了一次街面乱设摊的整治行动。城管试图阻止摊主彭林在路边堆放销售西瓜时,双方发生争执,彭林咬伤一名城管队员的小腿,水果刀还掉落在地。

发怒了的城管们将彭林制服,然后把他带上执法车辆,当时彭林身上没有明显的致命外伤。据目击者反映,彭林被拖上车后,有人立即拉上车帘,车子朝警察局开去。

到了警察局,警员要录口供时,发觉彭林神态恍惚,而且坐不稳,便赶紧通知其家属,并把他送往医院抢救。据称,彭林在途中曾说,在城管车内遭殴打了。

13日,伤势严重的彭林被转到另一所医院抢救,后被指因头部受到外伤导致“弥漫性轴索损伤”,右侧肢体偏瘫。闵行区着手调查案子,逮捕了五名涉嫌故意伤害彭林者。

上海媒体还曝光了彭林妻儿担心失去唯一经济支柱的情景,并披露他可能成为植物人的消息,让众人倍感气愤。

据报道,单单今年6月份以来,上海嘉定和普陀等多个城区,都相继发生多起城管与小贩的暴力冲突事件。

7月1日,在普陀区东新路武宁一村门口,4辆城管执法车辆被附近多名小贩围住,动弹不得,甚至有小贩爬上城管车辆,拉开白色横幅,上面写着“还我公道、要求严惩”等字,以抗议几天前身穿“迷彩服”(即以不同色块搭配,将士兵进行伪装的作战服)的人员进行大规模的扫荡行动,还进入居民住宅小区搜索,并伤了小贩。

值得注意的是,在闵行和普陀区等事件中,就算伤人者穿着城管制服,事后都被指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管,而是由于工作繁忙、人手不足,被聘用当“协管员”的人,“不受区城管大队管辖”。

这么一来,公众又有话说了:“不出事大家都是公务员,出了事,则都变成编外人员、临时工了?”

其实,城市中能合法使用暴力维持秩序的,恐怕只有警察和武警。城管的任务纯粹只是保持市容,但偏偏他们在不让人于马路边乱设摊的前提下,又得经常涉及暴力。

换言之,只要城管执法的权限仍不改变,他们与小贩之间的冲突似乎在所难免。在任何整治行动中,只要非法小贩撒赖地顶上一句“你凭什么”,城管的尴尬地位又尽显眼前。

那就雇用“临时工”吧?他们可形成很好的“缓冲”作用,至少出现负面事件时,就可以把“罪名”都推到他们身上。

然而,这终归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协管人员也好,“迷彩服”人员也罢,如果他们配合真正的城管执法时伤了人,相关的招聘或管理部门难道就完全不需要负责?在他们执行公务时,雇主们还是有监管他们的责任吧?

除了城管,中国许多城市的大马路上总会出现交通协管员的身影,面对触犯交通规则的行人,他们就猛吹哨子,欲加以阻止,有时甚至要求查看车主的证件等等。

然而,他们也经常遇到同样的问题,行人与车主大可以不配合,只需抛下一句:“你凭什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