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空文

字体大小:

上海市政府根据大环境做出调整的效率,尽管未必是全中国数一数二的,有关部门所推出的一些措施却不时引发争议,令人啼笑皆非。

前不久,杭州等地频频出现醉酒驾车事件时,除定点检测司机体内酒精是否超标外,上海还重申了几个规定。

首先,外地人如果想要将上海市居住证转成户籍,但曾因醉酒驾车被刑拘,申请者就可能被拒绝。其次,按规定,喝醉酒了必须有人陪同,才能乘搭出租车(即德士)。

对于沪上“居转户”的规定,许多人还能够理解,因为当局要求申请者不能有任何违法犯罪的记录。对于喝醉了不能单独打车(即乘德士),人民就有话说了,纷纷异口同声地埋怨:不能开车又不能打车,那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特别是喝醉时行为能力相对差了,如果还不能打车,那岂不是逼着他们酒后违章驾驶?

不过,站在出租车司机的角度,拒绝步履蹒跚、满嘴酒气的人上车,是无可厚非的。笔者有一次坐在出租车后座,出租车遇红灯停下来时,有个走起路来东歪西倒的酒客,竟横过马路,欲打开车门。还好,其同伴及时阻止了他。

出租车司机当时就说,从远处看到这类酒醉者一般都会绕道而行、逃之夭夭,不只是担心对方不能清楚说出目的地,也不希望他一坐上车就“发酒疯”,甚至拒绝付车费等等。

上海的出租车都铺上白色的坐垫,要是酒醉乘客呕吐,不但接下来甭想做生意了,还得把坐垫送去洗,甚是麻烦。为此,对于《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明文规定,醉酒者和精神病患者乘车须有人监护,尽管乘客大吐苦水、实际操作时也有许多难题,大部分出租车司机还是欢迎该规定的。

相比之下,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等草拟禁止“保姆(即女佣)陪睡”的条款,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日前,上海全市家政合同草案向社会征求意见,当中有个条款可说是引起社会哗然:不得安排与异性成年人同居一室。此条款很快地被诠释为针对其他中国城市曝光“保姆陪睡”现象而制定的,“异性成年人”被普遍报道为“异性同龄人”,而条款也就被冠以禁止“保姆陪睡”吸引眼球的字眼。

该条款引起许多上海市民的关心:要如何界定异性同龄人?一旦发现“保姆陪睡”将如何处罚?制定这样的条款,难道不是一开始就以有色眼镜去看待保姆这个行业?

许多市民抱怨的出发点,也是情有可原的:上海房价高,许多人都没办法买房子,怎么可能还有能力腾出房间给保姆?不少独居老人的住屋只有一个房间,难道还要他们另外买或租房子给保姆住?保姆和老人分开住,还能够及时为老人提供服务吗?

针对市民的不满与疑虑,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副会长周珏珉通过新华社作出回应。他解释,合同草案规定雇主向“家庭服务员”提供其一般家庭成员基本相同的伙食,并供适当和安全的居住场所,而不是阳台、公共走道,甚至是卫生间。

周珏珉说:“也有些家庭为方便照顾有病或行动不便的被服务对象,把服务员安排同异性成年人一室居住,造成家政服务人员受到骚扰和侵害的现象时有发生,甚至在为年龄悬殊的异性服务中,家政服务员受到侵害的现象也时有反映。”

他也不忘强调,所指出的现象占少数,绝大多数雇主对家政服务人员是“十分关爱和照顾的”。岂料,一番解释反被许多人视为“此地无银三百两”,不过是把保姆“陪睡”说成“受骚扰和侵害”,以说明“行业协会对于‘保姆陪睡’不应承担责任”罢了。

其实,世界各地都有雇主保障女佣基本权利的要求,包括要让她们有充足的睡眠、休息时间,以及设法空出房间给她们使用,关键是这些要求是以什么口吻呈现的,是具建设性的提议,还是容易被误解的强制性命令?

要知道,许多行业协会本身未必有执法能力,针对他们的规定,许多消费者会不以为然,甚至觉得矫枉过正。诚然,如果所针对的对象不予以配合,合同怎能有约束力?如此一来,任何合同还不是可能沦为一纸空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