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夜,要找回年轻

字体大小:

欧锦赛好似让重庆的夜生活一下子热火起来。

每周出版的当地生活娱乐杂志(类似新加坡的《优1周》),专版推荐读者到北滨路、南滨路、重庆天地和渝中区较场口的得意世界寻找“专业看球餐厅”,让你从吃晚餐到看午夜场足球赛不必转场;道行更深的夜猫子还可以找“夜蒲店”(宵夜+啤酒)开怀畅饮。

上周末恰逢端午小长假,几个在重庆生活工作的新加坡人决定晚上唱卡拉OK,J君力荐去南坪的奥斯汀练歌房。

KTV是重庆夜生活的主菜之一,各家KTV通宵达旦营业,德士必定门外排队候客,是少有的半夜拦得到德士的地方。

J君说的那家KTV我从来没有去过,和住家隔着渝中半岛,开车都得跨过嘉陵江和扬子江,所以坐上德士就把地址简讯给德士司机看。

他才瞄了一眼,听到我嘴里念着“奥斯汀”,马上说他知道这家,很有把握地踩着油门飞起车来。

一路上,德士大哥忍不住向我这个外来妹炫耀重庆滨江两岸的无敌美景,并夸赞我去的那家是全城出了名的KTV(因为他以前载过的乘客都这么评价),音响系统可说是数一数二。他还建议,有时间我应该到渝中区的较场口一带走走,领略什么叫越夜越精彩。

说到这儿,他的语调转为有点惋惜:“重庆以前夜生活可精彩哦,只是那几年打黑,娱乐场子基本上都被掀了,剩余的没几家。”

我问他倘若夜总会如雨后春笋般爆出来,老百姓是不是又会感觉不安全或太乱?

怎知他颇为笃定地说:“什么事情都是讲度的,搞得太过火就一定活不久,适度娱乐还是可以接受的。”

巧合的是,唱完KTV的回程路上,另一位德士大哥也和我聊重庆夜生活,还很清楚哪里的KTV高峰最多撑到凌晨两三点,哪里的人气旺,唱到天亮的客人们让开午夜班的德士大哥们赚到笑。

当他听闻有些活跃分子正在蠢蠢欲动筹备娱乐会所卷土重来时,这位大哥表示支持。原因很简单,娱乐场所在打黑后数量锐减,直接导致他的收入减少三分之一。

他说,一个晚上少赚100元,驾德士月入差不多就少了2000多元人民币(约402新元),所以期盼夜生活重新年轻的理由很充分。

我一年前到重庆当特派员,时值打黑最高潮已过,没有体验过打黑前的重庆夜幕到底有多美,也无暇陶醉夜半娱乐。

可是今年春节后相继爆发王立军案和薄熙来案,不少好客的重庆朋友见着我都会不约而同地预感,真实的好耍(好玩)重庆将“正名凯旋”。

他们对好耍的定义,没有偏歪到色情、赌博或嗜毒领域,很明白醉驾的后果,只是发自内心感觉有更多茶馆酒廊提供麻将打牌,摆放大屏幕播放影片,偶尔还有明星作陪,跳舞唱歌或是表演节目,让自己潇洒,也让宾客听到这个城市的心跳。

正如北京有三里屯和后海,上海有新天地和静安别墅酒吧,成都有宽窄巷子和兰桂坊,说不准哪一天,重庆滨江岸边酒廊外露天搓麻将、茶馆里打桌球喝酒的画面,会是吸引四方客的吸铁石呢?

欧锦赛的落幕,或许是新重庆夜生活的开始。六月,给重庆开了个好头。

gugl@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