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今年过节送什么礼?

字体大小:

顾功垒

gugl@sph.com.sg

过了圣诞、元旦,农历春节近在眼前,可说是把中国岁末政企送礼季推向了高潮。

在外资企业工作的L君,日前参加公司派对后领到一本礼品小册子。根据内页的换礼指示,他可以登陆礼品网站,挑选册子里面20款礼品中任意一款,快递公司将把礼品送到府上。

与往年公司派发按摩棒、炒锅等家用品相比,这本小册子既轻便又提供了在一定范围内选择礼品的体验。L君征询几名友人的意见,到底是换取名牌面霜、包包好,还是兑换电饭煲、迷你音响或智能清洁器?他还到电商网站作价格比较。

时值佳节,公司派发礼品给员工,被视为企业福利好的表现。L君的兑礼体验让周围友人煞是羡慕,也有人认为这比直接给几百元佳节奖金多了些幸福温暖感。

不过,同样是冲年关,政企间的礼尚往来,却让不少白领和小老板们头痛;对于蔚然成风的塞红包风气,坊间看法不一。

一日在茶餐厅喝下午茶,旁桌的两名女白领就在抱怨公司所在辖区的税务人员近日明示暗示,释放“怎么还没给红包”的信号。

一名女白领很是看不惯税官把收红包当作理所当然,愤愤地说:“平时公司正常缴税,凭什么还要给他们红包?难道不给就真的会找茬?”

多名自雇人士听到我转述这则小故事,均莞尔一笑。总结他们的送礼宝典,企业所在区的有关政府官员、地税、工商行政等,过年送礼是“必须到位的”。

一名友人直言:“临近年关能约得到官员聚餐已算你面子大了,与其挖空心思想送什么礼,倒不如给个红包来得省力,对方也喜欢。”

过节收红包,到了地方上已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市场常规运作。据闻,红包的厚度和政企间的关系密疏、官员行政级别有关联。一般而言,科级小官的市场价在2000元人民币(约392元)左右。

除了红包,中国式官场送礼还送出了五花八门的抽佣方式,礼品从营销、选购到送出、回购,是一条成熟的产业链。一名友人笑说,无论是礼品营销,还是采购礼品的,都是这条链上的直接和间接受益者,所以不吭声大家都有得赚,要揭发就是自找麻烦。

中共十八大后,新一届中共领导人公开表态要带头改进工作作风,民众对上层意识到要抵制官僚、形式主义叫好,但早前专供政府部门红地毯、鲜花、白酒等的经销商却多少受到连累。

中央纪委监察部上周还发出通知,明确要求党员领导干部在今年元旦、春节期间,加强廉洁自律,当中具体列明十二项“严禁”,包括禁用公款购买香烟、高档酒和礼品,禁用公款搞相互走访、送礼、宴请等拜年活动,禁以各种名义年终突击花钱和滥发津贴、补贴、奖金、实物,禁在公务活动中接受礼金和各种有价证券、支付凭证。

大家调侃,往年逢年过节类似警示文件没少发,但似乎年年发、年年反而成了提醒状,暗示“过年了,该送礼了”。

其实互赠礼品原本可增进友谊,但若收受者把礼金当作一种“必须行为”,且有“不送礼就给你穿小鞋”的想法,那么就完全颠覆了礼尚往来的意义,硬把精神负担转嫁到赠礼者这边。

中国式送礼向来不缺乏“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创意,业者认为关键在于制度不健全,中央下发文件时难免有灰色地带和漏洞可钻。

有学者就指出,如果财政开支透明,细分明列花钱的时间和项目,或许可以减少年终突击花钱的现象;那些已退休的老同志倘若过年时也不再期待晚辈送礼上门拜年,自然也能减少一笔开支。

在中央密集反腐、三令五申要求官员遵守财政纪律与政治纪律时,今年过节,这礼不知还能送出什么新花样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