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孙政才的“渝西梦”

字体大小:

在中国上上下下谱写中国梦的新篇章时,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的“渝西梦”日前明朗化,区域经济学者认为,孙政才懂得另辟蹊径造梦,说明他已经走好了圆梦的第一步。

渝是重庆的简称,渝西就是重庆西边和四川接壤的区县,包括江津区、永川区、合川区、潼南县、荣昌县等。倘若这个区域和包括四川成都在内的区市合起来画成一个椭圆,面积据说多达18.3万平方公里。

中国西部开发原本就比东部沿海城市来得迟,且西部各地发展不均衡不协调,如果重庆和成都做好两个龙头,带动两地之间的区市水涨船高而非“两头高、当中塌陷”,对于整个大西部和中央来说,都是件好事。

只是原来为四川省“一母所出”的重庆和成都,在过去近五年里,在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主政时期,因为薄熙来投入更多精力在独善其身,所以即使成渝经济区的概念通过了国务院的批准,两地互动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反倒是暗地竞争相当激烈。

坊间传说,此次重庆代表团在全国“两会”(政协、人大年会)上以全团名义主动向成都抛绣球,要把“成渝城市群”提升为国家战略,事先和四川通了气并得到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的响应。

对于四川这个人口大省来说,和重庆接壤的川东县域要发展,背靠成渝两棵大树总比自己硬着头皮上要来得合乎经济效益;对重庆而言,若“渝西梦”真的能跃升为中国第四大城市群,自然会享受到更多中央的扶持政策,这个梦继续做且做得好的概率就增大了。

要和四川区县抱团取暖的“渝西梦”在人大代表们回到重庆后,就被孙政才拔高立意写进了接下来的工作内容中,虽然目前实质性工作尚未具体铺开,区域经济学者对这个梦还是颇有期待。

学者指出,重庆“一圈(城市经济区)两翼(东北和东南)”的发展概念2006年时就提出,建设好三峡库区的城镇群,也是历届领导的任务,但是渝西要怎么完成新型城镇化、工业化、农业现代化的转变,从之前的各自发展到联手合作,显然值得做一下文章。

譬如说,汽车制造装备、高科技产品代工、服务外包等,就可以适当由重庆、成都转移到椭圆形内的其他区县,实现产业升级,也给回流的农民工及当地务工人员提供就业机会,还会在资源利用上达到整合与最大化。

当然,在强强联手之时,重庆和成都绝不会放弃先把自己做大做好。两地除了拉拢世界终端制造商落户形成产业链群,各开通一条货运铁路通达欧洲,还要在云计算数据处理方面一较高低。在经济金融方面能说会道的重庆市长黄奇帆,责无旁贷为孙政才揽下了这个梦的梦境营造。

昨天,首个签约落户重庆两江新区水土云计算基地的太平洋电信数据中心竣工开始运营,标志着4万台服务器开始向全世界发出信号。

黄奇帆花了23分钟向在座嘉宾报告重庆三年来云计算的成绩,提醒那些固步自封的人不要没有“云脑筋”,还非常有信心地说,上述数据中心的落成说明“重庆市政府言出必行……非常明白在做什么事”,也会支持云端企业,并将努力落实三年内增加到30万台服务器的任务。

有潜在客户说,只要政治稳定,重庆在吸引数据中心落户方面,由于少地震、电力保障好,或比成都略胜一筹。

黄奇帆是在2008年金融海啸后,一手把重庆云端产业从无带到有的。他在经历了过去一整年的风雨后,在全国“两会”上气色明显好转,话语转多,昨天看起来更是心情愉悦,娴熟地和太平洋电信高管铲土种下友谊树,还在拍照时笑言“万事开头难”。

是啊,渝西梦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中国西部的成渝互动好戏,有得好看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