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恭迎网络问政

字体大小:

上周末,重庆市委宣传部透露下半年将组织重庆第一届网民节,让更多虚拟社会中人走在一起,参与到社会主流文化中。

尽管网民节如何来办,目前尚处于早期筹划阶段,但作为内陆直辖市,重庆有这个出发意识,希望借助网络平台,集结论坛版主、微博博主对民生生活的种种讨论,相信对推进中国实力派官方网络问政,都是积极的一步。

就拿涟漪荡漾的“王立军事件”来说,它一度把微博问政热推向高潮,让官方网络发布看到了它的“吸粉”魅力,短时间内骤增官网微博粉丝量。

当中国主流纸媒多数停留在“官方发布”的简要说明时,虚拟世界转发的真假版本不计其数,试图为事件的来龙去脉拼凑出一幅错综复杂的拼图。

拼图的支架诚然有待日后更多官方权威定论,但过去两个多星期来,事件发展中虽然偶有网络“暂时性间歇”,一些“加料版”热帖可能需要眼明手快的网友快速“拯救”、转发,总体而言,网络的信息传播相对还是顺畅的。

这个过程中,既有来自网民对于官方说明的民间诉求助推力,也有官方期望尽快回应、表态的意愿。

值得肯定的是,重庆乃至中国正以更开放的姿态,面对逐步走向成熟的中国网络生态群体,只是官民之间,都需要时间和事件来摸索出默契。

其实今天的中国网络论坛或微博,已不纯粹是晒心情的风花雪月社交土壤或以讹传讹的是非温床。网民中有着一股相互打假、争辩、论证的拉锯,形成索求知性探讨的风气。

不少同行感慨,这是网络带来的比纸媒更能穿越时间和跨越地域界限的平台,它有着比印刷厂更快的速度,比持证媒体人更多的公民记者,比报馆受薪编辑部更“无价”的网民。

而当今网络发布的对象也不仅限于“挂”在网上的忠实粉丝,紧紧依靠他们的是更庞大的“衍生粉迷”群。

和重庆、成都的德士师傅、市民闲聊,他们对传统媒体“惜字如金”般的新闻报道给予体谅,但几乎都知道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去成都美领馆待了一天,正在接受“休假式治疗”。

我发现,他们把四方八面的消息进行过滤、拆分后,期待的是下一条更具权威的官方网络抢先发布。

如果一方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解读网络信息的受众,另一方是想主动出击,开辟官方微博建立公信、透明发布渠道的地方政府,那么这样的互动基础,或许能为中国良性网络问政提供氛围。

多名沿海和内陆的宣传界资深官员都提到,某个部门出事后让宣传部来负责“捂新闻”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现在不仅是负责宣传的官员们要放开,中国整个公务员团队的思想也要“解放”。

网络的空间是宽松、自由、从容的,正如网络问政无需必定提上全国“两会”议程一样,但如何引流网上“有想法的口水”到改善民生工程上,并让网民协助传播确实的官方信息,或许考虑办重庆这样的网民节,能找到一条路径。

*gugl@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