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PRC遇上ROC

高雄世运开幕,笔者好奇大陆运动员和台湾观众的互动,是获得热烈掌声还是被大喝倒彩?

结果却是,大陆运动员一个都没有现身,只见一个手持“China”牌子的女孩和一个撑起五星红旗的女孩。

巧的是,提供直播的公视这个时候刚好进广告,镜头回到现场时,已经看不到China了,真是气煞。大陆选手技术性地回避开幕式,公视是否也技术性地回避尴尬,确实惹人遐想。

大陆选手为何技术性集体消失?

有说可能是要闪避台独疆独的抗议,可能要避免张铭清倒下事件重演,更有可能的,应该就是回避马英九以中华民国总统身份宣布世运开幕的敏感议题。

其实,马英九并没有说出“中华民国总统”,而是由国际世界运动会主席朗弗契大声宣布:“我有此荣幸邀请马英九先生,中华民国总统,来宣布第八届世运会开始。”

虽有媒体报道说,马英九临时换脚本,没有自己说出身份,但笔者认为,由外国人口中说出中华民国总统,要比马英九自己说出来更有意思。

台湾总统要在国际间正式亮相原本就不容易,“中华民国总统”这个称谓更极少在国际场合上听见。马英九能以这个身份上台宣布世运开幕,不能不说是继台湾以中华台北名义的观察员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之后,两岸再次善意沟通后的又一折衷安排。

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承认中华民国,就等于承认李登辉的“两国论”或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而北京显然认为,大陆选手在台下听中华民国总统发言,等同于在国际场合承认中华民国总统,违背一个中国的原则,所以运动员必须集体消失。

这一情况说明了,相较于“虚”的台独,“实”的中华民国,恐怕才是中国大陆更打不开的死结。但两岸如果继续拍拖下去,中国大陆迟早要面对中华民国,大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将是定位两岸关系的最大关键。

因为两岸不能相互承认,马英九早在总统选举前就创造了两岸“互不否认”的主张。陆委会主委赖幸媛日前在访问美国侨界时也说,目前两岸两会制度化协商也都是由双方官员直接面对面谈判,象征两岸已从“相互否认”走向“互不否认”的事实。

“互不否认”的概念非常模糊,如果根据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研究员郑海麟投稿《海峡评论》的文章,与马英九私交甚笃的台大哲学系教授王晓波认为,互不否认是一种默认对方事实存在的方式。比如,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当然会看到中华民国的国旗、国徽,认识到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存在这个事实,但如不从法律上“承认”它,则不存在“两国论”的问题。

不过,《自由时报》昨天刊登的一篇特稿指出,大陆选手缺席世运开幕,已让马英九的“互不否认”破功。

文章指出:“总统宣布开幕,场内国旗飞扬,中国队因而在开幕式缺席,一场国际性运动竞技,呈现了高度政治性的坚持,也在国人面前证实了所谓两岸关系已进入到“互不否认”阶段的说法,纯属不符事实的个人想象。”

中央社的特稿则指出,从台湾终止动员戡乱后,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早就不再采取“汉贼不两立”的立场了,这是对两岸关系的最大善意,但中国大陆却不尊重“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真的很伤害台湾民众的感情。

大型运动赛事不可能不沾上政治色彩,特别是一场涉及两岸其中一方承办的赛事。去年的北京奥运,台湾也因被称为“中国台北”而不爽,最后是遵循奥会模式以“中华台北”名称出席。

高雄世运所能号召的国际关注,当然无法和北京奥运比较,但难免还是会让人产生联想。特别是马拉松名将林义杰绕着虚拟地球跑,带领大家寻找台湾、寻找高雄,灯光打在他身上的那一刻,让人不禁忆起了大陆体操王子李宁手持火炬,吊在空中绕着鸟巢跑的壮观景象。

论布局和规模,谁大谁小一眼看出。但对台湾人来说,那种寻找台湾的感动绝对不输给李宁的凌波微步。其实,能在狭小的外交空间中争取到国际赛事承办权,对台湾来说,何尝不是一项成就?

闭幕式,大陆选手应该也不会进场。但如果能暂时把政治放一边,“互不否认”地绕场一圈,相信他们会获得全场最热烈的掌声。

(PRC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即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的缩写;ROC是中华民国,即Republic of China的缩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