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沈泽玮:红绿如何共舞?

字体大小:

中国早点

自由席

沈泽玮

simtw@sph.com.sg

这是一场选前毫无悬念、选后充满未知的台湾选举。

蔡英文不仅以300多万票大胜朱立伦,还把蓝营板块逼退至仅剩花莲、台东两个后花园,和金门、马祖两个离岛。民进党还在立法院席位过半,首次赢得总统、立法院、地方县市完全执政的全面胜利。

不过,台湾选举也有一句话说,“谁赢,谁倒霉”。

单单是经济与社会面向,等着蔡英文去解决的问题就包括产业转型升级迟缓、薪水多年不涨、贫富悬殊扩大、人才外流、人口老化、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等等。若要操作短线,她或许会挑食安和环保这类较纯粹的内部事务先处理,赶在与民众的蜜月期中展现领导力,以稳住民意民心。

不过,面对中国大陆巨大的经济磁力和综合国力提升,台湾即便在政治上靠向美国和日本,在经济上南进东南亚和印度等国,始终都摆脱不了关键的大陆因素。若台湾经济问题和内部事务处理不好,蔡英文四年后有可能被换掉,这是台湾民主政治的现实。

蔡英文当选之后,避无可避地要正面迎接两岸关系论述的挑战。作为一个学者型政治人物,她不会不知道,台湾的国际空间,台湾寻求加入区域组织,两岸两会协商,陆客赴台,陆客中转等问题,全都取决于大陆。而大陆已经明定规矩:我的态度取决于你对“九二共识”的态度。

除了大陆,蔡英文还面对美国的压力。山姆大叔坚持中美联合公报,不希望两岸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既不愿两岸走向统一,但也不愿台湾变成“麻烦制造者”。蔡英文要与美国打好关系,就不能给美国制造麻烦,美国也绝不会为了台湾而与大陆起冲突。

蔡英文选前虽不承认九二共识,但外界观察到她已开始往中间微调。从最早认定“只要胜选,中国会朝民进党的方向调整”,到总统大选辩论会上把“九二”与“共识”拆开,承认1992年开会的“事实”,称曾有“求同存异”的协商事实。换句话说,她不松口说出“九二共识”,但承认“九二事实、求同存异”。

她在胜选后的国际记者会上再次提及,“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确保海峡两岸关系维持和平稳定的现状。什么是“中华民国宪政体制”?在这个体制下,中华民国辖下分为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那当然是两岸同属一中,而不是“台湾”与“中国”两个国家。

在“九二事实、求同存异”、“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等基础上,蔡英文能否在520就职演说稿中,端出一个核心精神向“九二共识”靠拢,还更富创造性的两岸论述,外界等着看。在行动上,她若能排除党内障碍,冻掉民进党台独党纲,这将是对大陆展现的最大善意。但这么做的难度非常高,党内台独基本教义派会跟她没完没了。

台湾选民狠狠地教训了国民党,但选民投民进党一票,不完全等同于支持台独。那一票,有不少是因对台湾经济状况感焦虑而求变。从这个角度而言,大陆对台工作没有失败,但也未完全取得成功。

若以中共反腐提出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目标做比照,大陆对台工作基本已经完成“不敢独、不能独、不想独”三部曲中的“不敢独、不能独”,对台工作比反腐工作走得更超前。

中国快速崛起,以综合国力提升的“自身硬”方式令台湾“不敢独、不能独”。任何脑子正常的人当上台湾总统,宣布法理台独的几率基本是零。从不敢、不能到不想,是一个治标到标本兼治的过程,是从硬性约束到思想自觉的提升,但要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和习性是最困难的。所以,让想独的台湾人“不想独”和让想贪的大陆官“不想贪”一样,都是三部曲的最后一步。

大陆爱用“经济牌”,但这基本只能达致“不敢独、不能独”的目的。人人爱钱,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唯金钱至上的商人,台湾民众还有其他基本价值要维护,这尤其体现在年轻人身上。对他们而言,这不是想不想独的问题,而是潜意识中早认定“台湾是一个国家”,时代力量等小绿军恐比民进党的中生代还要激进。

中共领导人多次抛出两岸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同胞兄弟”、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等论述,但原本立场就偏绿的台湾人能听得进去吗?这又涉及一个血缘认同或价值观认同的问题。就像民进党一样,他们缺乏中国情结,更多认同的是民主、自由、人权、 平等、法治等价值观。中共虽然也大力弘扬他们自成一套体系的价值观,但这对中间偏绿及深绿的台湾人,特别是年轻世代来说,欠缺吸引力。

如果说两岸关系论述是绿的弱点,那么形塑一套吸引人的价值观是红的软肋,红绿各有短板。蔡英文应主动争取北京信任,中共也应给蔡英文和民进党一个往中间调整的观察期,同时继续以“软手法”争取台湾民心,而非动辄以压缩国际空间或经济手段进行惩罚。民进党上台,未必一定引发两岸大地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