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um

沈泽玮:王毅“宪法说”的想象与现实

字体大小:

中国早点

自由席

simtw@sph.com.sg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针对台湾问题提出“他们的宪法”说,旋即激起千层浪。

事缘王毅在美国智库“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演说,提问环节上有人询问蔡英文当选总统后的两岸关系前景如何。

据环球网报道,王毅在答问前特别强调,“这是中国内政,不是外长职权”。王毅接着表示,“这是政权更替”,是选举政治的规律,很正常。

王毅还说,“大陆不关心谁在台湾执政、谁掌握中国台湾地区的政局;我们关心的是,成为执政者之后,她如何处理两岸关系,她能否继续维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能否继续承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这个重要的两岸关系发展的政治基础,这才是我们关心的核心的事情”。

王毅还表示,目前台湾离政权交接还有一段时间,希望、也期待台湾新的执政者5月20日后“以自己的方式”、表明愿依照“他们自己的宪法”,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台湾中央社发自华盛顿的报道,补上王毅的一段话说,“她既然是按照目前‘他们的宪政’所选出来的,她不能违反他们‘宪法’的规定,‘他们的宪法’是规定‘大陆和台湾是一个国家’,是非常清楚的”。

王毅的讲话有两大要点:一个是“他们的宪法”,另一个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前者有新意,是两岸分治60多年来中国大陆高官首次公开论及“他们宪法”的议题,而且是在国际场合。后者为老调,是中国大陆一贯坚持的立场,“九二共识”的核心内容就是两岸同属一中。

“‘九二共识’不见了、‘他们的宪法’出现了”,台湾媒体很快就捕捉到这一细节,并进行多角度解读。

有意思的是,只有少数大陆媒体报道王毅的“宪法说” 。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均未提,中国外交部网站也没有上载,倒是环球网和凤凰网有报道。

王毅曾担任国台办主任,具有处理涉台议题经验,在公开场合针对两岸议题发言,遣词用字肯定谨慎,应当不会失言。但他是否获得上层授权释放大陆对台政策信号,则不好判断。

事实上,王毅的谈话内容新意不多,就“宪法”这一敏感词汇引起遐想。他的谈话基调软硬兼具,基本可归纳为三个特点:

一、态度更趋务实:认知到海峡对岸有这么一部宪法,但不承认中华民国宪法,只模糊地称“他们的宪法”。

二、表述更具弹性:没有提蔡英文说不出口的“九二共识”四个字,改用“宪法说”。

三、立场未见松动:始终坚持“两岸同属一中”的底线,还将之上升为“宪法的规定” 。

在中国共产党与台湾民进党之间,王毅的“宪法说”在技术层面上多少为蔡英文解了套。

蔡英文不愿接受国民党建构的“九二共识”四个字,声称“将在中华民国现行宪政体制下”推动两岸关系。王毅提及“宪法”和“宪政”,相当于用了蔡英文的用语回应蔡英文,这较具弹性的表述法应当视为是大陆抛出的善意,既给了蔡英文更大的灵活性去阐述两岸政策立场,也为民、共互动与协商提供更大的空间。换句话说,在表述方式上,大陆有所妥协,这是软的部分。

不过,“九二共识”的外衣虽可换掉,其精神意涵却不能有变,大陆的底线还摆在那里:两岸同属一中。

既然蔡英文要说宪政体制,那大陆就以“他们的宪法”来约束蔡英文,提醒她别当个违宪领导人。既然蔡英文不要“九二共识”,那干脆脱掉这个模糊外衣,直面赤裸裸的“一中”,大陆的底线也越划越清楚,从模糊的“九二共识”提升至明确的“一中”,强调两岸不是“一中一台”。换句话说,在问题本质上,大陆未见让步,这是硬的部分。

蔡英文在520就职演说之前如何摆平绿营内部分歧,如何在520演说中将模糊的“维持现状”提升为大陆与美国均能接受的两岸政策表述,外界都等着看。要让美国接受,就不能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要让大陆接受,在表述上须体现“两岸一中”。

根据中华民国宪法与其授权订定的两岸条例规定,两岸定位是“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蔡英文之所以提出回归“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相信在一定程度上看中其蕴含“两岸一中”的内涵。那值得观察的是,“宪法一中”是否可能取代“九二共识”成为民共之间的“定海神针”?

在大陆与台湾之间,王毅的“宪法说”又该如何解读?有台湾舆论认为,这意味着大陆接受了中华民国,又或大陆正视中华民国政府存在于台湾的事实。但大陆学者则指,这是“别有用心的过度阐释,完全错误”,否则就变成大陆反对的“两国论”。

如果王毅在讲话中加个“所谓的”,也就是“他们所谓的宪法”,估计不会引起那么大的震撼。 但由此得出大陆承认或默认中华民国存在于台湾,也未免过了头。毕竟承认你的宪法是一回事,希望你照你的宪法办事,只要是我乐见的,又是另一回事。

但无论如何,“宪法说”再次说明,不管台湾哪一党执政,两岸终究无法回避中华民国的定位问题。这是两岸关系中最复杂和敏感的问题,既涉政治,也涉法律,但进入“深水区”协商之后,迟早都须触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