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庭 市镇会风波终要一锤定音?

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过去几年让工人党备受打击,该党与党员的形象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党领导人在面对“不诚实”、“财务管理不当”等指控时,许多时候也陷入被动状态,“问心无愧”和“一切让居民自行判断”成了基本姿态。

这场“市镇会告市镇会”的官司星期五(10月5日)即将开审,料历时23天的高庭审讯给予工人党人机会透过法律途径,做出更有力的抗辩。不过,受访观察家也点出,这其中涉及的“赌注颇高”,若该党管理市镇会的能力无法承受检视,刘程强等人败诉,工人党这个国会里唯一反对党在最糟情况下可能丢掉议席,必须付出政治代价。

过去一来一往的交锋与争议,你都看得懂吗?在这起追讨巨额失款的诉讼案中,诉辩双方的立场为何?分歧点是什么?让我们以图解答,为你理清。

高庭主要审理:

  • 工人党市镇会理事是否因为没有妥善监管市镇会资产,辜负居民所托?
  • 如果有,损失金额多少,由谁偿还市镇会?

工人党市镇会,指的是工人党在2011年分水岭大选中夺下阿裕尼集选区后,接手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反对党要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管理好市镇,扛起“当家”责任,许多选民一开始也许以较宽容的方式对待,但市镇会财务报告接连亮红灯,不免让工人党“诚信”招牌蒙灰,执政党过去几年更对工人党几个重量级人物提出质疑。

这次的诉讼案的一个重点就与市镇会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的委任有关。管理代理公司负责人亦是市镇会职员,“收款人”和“付款人”相同这事受到关注,这当中是否意味着工人党市镇会在利益规避上有不妥当之处?

以下人物图,可看出八个答辩方之间的联系:

工人党市镇会风波延续了至少四五年,还横跨2015年大选,让市镇会监管成为选举议题。在这期间,AHTC的财务报告经过了独立审计师的审查,审计总长和三司也曾介入。会有这次“市镇会告市镇会”的诉讼案,则因为工人党市镇会在咨询过建屋发展局后,决定委任一个由三人组成的独立委员会,以跟进财务审查结果;这个由高级律师菲立·惹耶勒南、高级律师斯尼华申和KPMG合伙人王邦泰组成的委员会最终决定向工人党三巨头、市镇会职员和FMSS等,提出民事诉讼。


  1. 2011

    5月11日
    工人党大选中攻下阿裕尼集选区
    5月15日
    市镇会原管理代理CPG合约未到期 FMSS成立
    7月15日
    市镇会没有招标 管理代理服务一年合同颁给FMSS
    8月1日
    市镇会与CPG的合约在双方同意下提早解除
    8月4日
    市镇会理事开会 批准在不招标情况下任FMSS为管理代理
  2. 2012

    4月13日
    市镇会再为三年管理代理服务合同招标 只有FMSS投标
    7月14日
    与FMSS的一年管理代理合同到期
    8月2日
    FMSS获颁三年管理代理合同
  3. 2013

    1月26日
    工人党在补选中赢得榜鹅东区 组成AHPETC
  4. 2014

    2月
    市镇会连续两年财务报告亮红灯 财务报告由审计总长亲自审计
  5. 2015

    8月
    国家发展部要委派独立会计师审查市镇会账目被高庭驳回 到最高法院上诉庭上诉
    11月
    上诉庭裁定工人党须委派独立会计师 纠正财务管理疏失
  6. 2017

  7.  

案件将由高庭法官南拉美斯审理,需时近两个月。由于AHTC和PRPTC提出的诉讼性质相同,高庭将联合审理两起案件。

诉方市镇会独立委员会

 

辩方工人党议员

委任FMSS程序 

  • 程序不当
  • 取得理事批准前已决定委任FMSS
  • 做出具误导性或不实陈述
  • 游说理事免掉招标程序

委任FMSS程序

 
  • 前管理代理早已表明不续约
  • 按照以往市镇会交接经验
  • 担心出问题才尽快成立FMSS

财务监管与利益冲突规避 

  • 委任FMSS本身涉及利益冲突
  • 付款制度根本上有缺陷
  • 可能导致公款超支
  • 甚至有失信风险
  • 支付给FMSS的费用太高

财务监管与利益冲突规避

 
  • 所有给FMSS的款项
  • 必须市镇会主席或副主席联合签名
  • 符合业内标准做法
  • 管理代理费也没有报大数
涉及款项:3300多万元

建筑工程招标违反规则 

  • 10个建筑项目没有分别招标
  • 也没有选用最低标价者
  • 颁发项目给另一公司

建筑工程招标违反规则

 
  • 较低标价方过去负责的工程屡次延误
  • 考虑居民利益
涉及款项:近280万元

在这起诉讼案中,诉方和辩方律师相信将在审讯首日进行开庭陈词,预料最快要到审讯第二日,即下星期一(10月8日)才传召证人。

工人党领袖较早前受访时一致表示没有利用市镇会谋取私利,将“抗辩到底”。他们也视这次上庭为一次机会,可让公众更了解工人党做出一些决定背后的考量。

管理市镇会是非常技术性的工作。我们希望这起官司能让公众更好地了解我们做出决定背后的考量,以及我们为什么至今仍然坚持我们当时是根据所掌握的信息,本着为市镇会求取最大利益而行事。
林瑞莲
  • 议员
  • 工人党主席
  • 市镇会副主席(2015年10月至今)市镇会主席(2011年6月至2015年8月)

我不认为国人对我们失去信心,我们做好被人民审判的准备……你们担心,我们如果失去国会议席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就算失去席位,还有更多更年轻的工人党人准备好挺身为新加坡人服务。
刘程强
  • 议员
  • 工人党前党魁,目前为党中委
  • 市镇会前副主席(2011年6月-2013年7月)

这次的诉讼案被形容为“具有标志意义的案件”,主要因为这是法庭第一次在市镇会管理的情境内对市镇会理事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ies)做出定夺,较为特殊,以后相信也会有借鉴意义。如果如观察家所说,对工人党来说,上了庭就等于“赌一把”,那赌注又有多高?
毕丹星
  • 议员
  • 工人党党魁
  • 市镇会主席 (2015年10月至今)市镇会副主席(2012年8月-2015年8月)

一、要赔偿

这次市镇会追讨的款项高达3370万元,如果刘程强等人最终败诉,他们可能因无法偿还市镇会而宣告破产。

针对如何支付赔偿金,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已说,如果没有能力偿还,他们会考虑其他选项,比如筹款。“如果无法这么做,我想会有相关的法律程序可以遵循。”

二、大选竞选资格受影响

一旦破产或资产被充公,这将意味着三名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刘程强和毕丹星下来无法在大选中角逐议席。三人都身担党内要职,包括党魁与党主席,此案结果将备受关注。

三、影响选情

最后,老牌政党的重要领导人被起诉,如果败诉,对工人党的声誉有所影响,也很可能冲击下一届大选的选情,尤其官司可能会拖上一段时间才尘埃落定,而下届大选预计在一两年后举行,下来审讯过程揭露的任何证据或信息,都将进入民众视野,影响他们的判断。

以2015年大选来说,观察家曾分析,市镇会风波多少让选民对工人党打了一些折扣,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仅以50.96%的得票率,险胜人民行动党派出的“敢死队”,与2011年大选中的54.72%得票率有相当显著的落差。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