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风:吃饭了

订户

字体大小:

小时候生活条件没那么好,只要有得吃,什么都行,就算是白粥配酱油,也是美味的一餐。

刚踏入社会工作,第一天跟着头手去吃饭,叫了一碟鸡饭,然后再叫两碟白饭,配着酱油辣椒入口。头手们看了都笑我食量大,每人还夹了一两块鸡肉让我配饭。

当兵的第一天到食堂吃饭,厨师帮我添饭时,我向厨师要求加些饭,他又加了一点,我说不够,这回厨师火大了,一把饭勺满满地往我的餐盘里“甩”,饭多得像座山。旁边值勤的军官上前来,大声吆喝道:“你确定吃得完吗?如果吃不完,我就罚你。”还好那顿饭,军官站在身后的见证下,吃到一粒米饭都不剩。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