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尖:不是这地方给了你什么

订户

字体大小:

很长时间里,上海男人一直是文艺作品里的尴尬人。五六十年代,类似《霓虹灯下的哨兵》这样的电影,“黑不溜秋”的泥腿战士和小白脸上海男是一对反义词,好比霓虹灯和硝烟是一种对举。在周围人只求生存的乱世旮旯中,还要保持裤型,冲出战壕前还要拿出梳子整一下发型的,一定是上海兵。中国地大物博,北京人一亮嗓,得!帝都来的。福建人广东人,一开口,也都好认。广西人新疆人也八九不离十,眼睛鼻子各自特点。上海人口音不明确,身量不明确,高的有姚明快的有刘翔,但是芸芸众生,就算隔着雾蒙蒙的火锅气,上海男人都还是胡歌一样清清楚楚,凭什么。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