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亮:入门裁缝

订户

字体大小:

母亲虽是一个十项全能裁缝师,但她从来没要我继承她的衣钵,也不鼓励我学缝纫。她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工字不出头。

1967年初在等待大学开学的那几个月里,因没什么事做,写信给当时在香港的老妈说要学缝纫,好给自己做衣服。老妈回信寄来一个地址,叫我去找她年轻时的闺蜜,叫惠华姨。

惠华姨当时在芽笼大路边开了家缝纫学校,规模不小,如今已忘了学校的名称。我在惠华姨的学校上了几堂课,学会量身、画图、剪纸样,做简单的上衣和半裙。大学开学时,自己做的几套衣服挂入了南大女生宿舍C座一个房间的衣橱。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