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泛:76天

订户

字体大小:

上世纪80年代初,经常从新加坡往返这里,那是在北京碰了个没能落实项目的钉子后,继续努力的机缘才来到这里。

这是一座英雄人民居住的城市。

当年来到这里,受到友人的邀情,在一个飘雪的季节,我踏入了当地最负盛名的大学,旁听了好几节历史课,还进一步受邀到主讲教授的家里吃饭,难忘教授那间简陋房子里的温情时光,两菜一汤一肉,主人殷切的眼光里,巴不得我这海外归人能吃光桌上的饭菜,而至始至终,那块最珍贵的红烧肉,主人一家子谁也没动,主人家正发育的姑娘,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子,随我夹肉的筷子游移,我才惊觉,主人是多么地好客,给我独享让我心酸的美味。教授肯定嘱咐过家人,得让客人吃香吃好。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