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曦娜:李光前与他的黄梨海

创办于1930年的南益王梨公司至今仍屹立在柔佛士姑来八哩半,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延续着李光前(右图)黄梨业的“王”者精神。(互联网)
创办于1930年的南益王梨公司至今仍屹立在柔佛士姑来八哩半,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延续着李光前(右图)黄梨业的“王”者精神。(互联网)

字体大小:

以橡胶、黄梨起家的李光前对早年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做出极大贡献,但他终究不是一般商人。1952年,李光前成立了李氏基金,慈善事业至今持续了近70年。

上一期“城中眼”之《黄梨颂》见报后,有位好友一早发来简讯:“喜欢今天你的专栏,新加坡的富豪从黄梨起家的还有李光前?不能忘本。”

我想起家里冰箱常备的黄梨汁罐头,立刻就回了朋友简讯:“现在还可找到一种黄梨汁罐头,好好喝,果汁纯,不贵,超市有卖。来自马来西亚,商标是‘Lee’,我想可能是李光前家族的。”

好友是个热心之人,也是个急性子,没多久找到“Lee Pineapple”的官网,兴致勃勃地转发给我,说了句:“你说的对,真的是李光前家族承继下来的。虽然简介写得少,但是越少越低调越像李氏的作风。”

朋友发来的Lee Pineapple英语官网如此简单低调地介绍着这个以“Lee”为品牌的黄梨产品:这是一家成立于1931年的家族企业。由新加坡商人李光前创立,他被誉为“橡胶大王”和“黄梨大王”。我们至今延续着这悠久的传统,在马来西亚柔佛州自己的园丘内种植自己的黄梨,仅仅一个小时的路程即可在我们自己的工厂进行黄梨切割和榨汁。因此,无论你是吃新鲜的黄梨还是罐装黄梨,我们都希望你能享用到黄梨可口的热带甜味。

创业于1931年?也就是说,这个由李光前创办的黄梨事业,已有足足90年的历史。几近百年了,岁月几经沧桑,李氏家族仍然脚踏实地地扎根在土地上,种植着黄梨,生产着黄梨罐头,坚持着将黄梨的“热带甜味”带给顾客。想着这一点,心里不禁浮想联翩。

想起多年前有一回从新加坡坐车越过长堤北上,路经南北大道附近,距离新山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一个叫新邦令金(Simpang Renggam)的小镇。那天同行的其中一个友人说,这个不太为人知的小城镇有个马来西亚最大的黄梨种植园,黄梨园之大据说有八九千英亩,园里栽种了数十万棵黄梨树,一眼望去就如一片黄梨海。黄梨园附近还有学校、庙宇、住家及商店,俨然一个小社区。朋友后来又不确定地说了句,黄梨园好像是李光前家族的。

多年前的旧事了,对于新邦令金这个名字陌生的小镇,还有被朋友形容为宛如黄梨海的黄梨园,说来惭愧,我也不过在那一回北上的旅途上,仿佛耳边风一般,听过就忘了。

昨晚一时兴起,想知道多一点李光前在柔佛州的百年黄梨事业,上网查了资料,找到了李光前与其襟弟林忠国,也即林义顺的长子,曾于1930年合伙收购柔佛的南洋黄梨厂,并易名为“南益王梨公司”。据说李光前特地将“黄”字改为“王”字,是为了纪念其故乡闽南,另一说法是,“王”者表现了李光前对其黄梨事业的企图心。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马来亚黄梨罐头业已经非常兴旺,黄梨罐头的出口量,仅在夏威夷之后。二战后,南益每年出口的黄梨罐头超过100万箱,占马来西亚黄梨年出口量的一半以上。

说来也巧,这天倒是无意间找到马来西亚《星洲日报》不久前的一篇报道,记者去了新山士姑来八哩半,访问了那里的村民,谈他们对当地“南益王梨公司”及附近一所学校国光华文小学的集体记忆。“南益”黄梨厂是李光前开业的,国光华文小学也是李光前及南益集团创办的,校名取自李光前及其父李国专。南益集团为了方便员工,在黄梨厂旁设立宿舍。直到现在,这栋建于1930年代的南益王梨公司仍屹立在士姑来八哩半,以他们自己的方式,延续着李光前黄梨业的“王”者精神。

以橡胶、黄梨起家的李光前对早年新加坡经济发展做出极大贡献,但他终究不是一般商人。1952年,李光前成立了李氏基金,慈善事业至今持续了近70年。李光前生前对人文与教育一直极为关怀,多年来李氏基金给予文化、文学、教育及学术事业的支持,叫许许多多获得他资助的人铭感于心。

几年前访问前辈作家骆明,听他回忆起那年他25岁不到,刚从南洋大学毕业时,第一次见到李光前的往事。那么多年了,骆明前辈始终记得李光前是个待人温文和善,话不多,却很有耐心地聆听别人说话,毫无架子的长者。每当因为文学或教育团体的活动经费向李氏基金求助时,李氏基金总会伸出援手。多年前,骆明致力于新加坡华文文学馆的筹备工作,也曾得到李氏基金的赞助。

1967年6月2日李光前因癌症辞世,《南洋商报》同人的挽联如实写出李光前的精神特质:“死有重于泰山正举国尊贤口碑载道奈何骑麒竟去忍令袍泽伤心亲朋洒泪;生无惭乎素行宜与人为善青史留芳安得驾鹤归来竚看明堂颂德廊庙歌功。”6月4日,李光前举殡,《南洋商报》有两则新闻,一则的标题是:“一代完人英灵不泯”,另一则是“泰山其颓,群伦同悲悼”,当天下着细雨,可各国使节工商名流毕至,来自各界的执绋人士达5000人,送殡的队伍,密密麻麻排成悲哀的行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