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春青:谢谢你记得我

订户

字体大小:

很多年前在新加坡,认识了这样一对人,他们交流,需要一块小白板。他写一句,她写一句,脸是笑的,气氛是从容的。把生活中他耳朵再也听不见的困难,转化得如此唯美,需要掌握一定的人生哲悟。

在美国威斯康星,我常散步经过以前上班的全食超市,一日警察封路。一个流浪汉绘声绘影地说“……这样……咔啦一声,他就去了。”我又经过一名流浪汉,他在马路对面看着警察封锁的方向,我没问他,他也告诉我:“心脏病突发,那流浪汉死了。”我没看见其他行人停下观看那被黄油布包裹的所谓人类,只看见两三个流浪汉在周围的不同方向,关心着与他们一样的人。我耳边回响着他刚刚用的was,觉得这字太沉重。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