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泡汤·回魂

订户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ik)郊外的户外水疗中心。(赵琬仪摄于2017年秋天)
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Reykjavik)郊外的户外水疗中心。(赵琬仪摄于2017年秋天)

字体大小:

每次泡完汤,像是退去一层臭皮囊,心灵净化,又有精力应对滚滚红尘。

世界各地封关防疫一年多,插翅难飞的时光里,最想念异乡的是四季和泡汤。

最上一回在日本泡汤是去年2月在京都郊区美山的老民宿。山区几天前下完大雪,雪融时气温特别寒冷,每晚临睡前,到民宿的澡堂泡温泉泡至全身暖呼呼,四肢肌肉放松,背脊有股热气串流,酝酿好睡意,穿好浴衣,穿过后花园,夜色下听见虫鸣鸟语,咚咚咚小步走上楼梯,拉开榻榻米卧室的拉门,躺进用热水袋供暖的暖呼呼被窝里,一觉无梦到天亮。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