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羽:远方的天气

订户

字体大小:

东海岸有段伸入海中的长栈桥,我平时在黄昏去那里跑步散步。新加坡靠近赤道,经度与中国的川滇地区相当,在上海春季傍晚6点天也要黑了,而这里7点多还是彩霞满天,海岸的华灯和天上的星月才开始一点点姗姗初上。

黄昏栈桥的两边常常有人海钓,听着音乐或喝着啤酒,他们并不全为钓鱼而来,更多是打发时间的消遣。栈桥上常常会见到一个老人,钓鱼技艺颇佳,每每得手又将小鱼再放回海里。时间久了混个脸熟,每次路过都会打个招呼,老人总是注视着远方的海面,身边有一台收音机,和其他人放着休闲音乐不同,他总在听海洋和气象的频道。安达曼海上有几级的风浪,印度洋航路的海况,苏门答腊岛上的城市是不是正在下雨。老人说孩子是水手,航行在这些地方,他心中牵挂的老伴在对岸的岛上,有气象的消息才会心安。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