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嬿青:秘密花园

上海爷叔的自家花园,160种2000多支月季花花开,春风十里。(作者提供)
上海爷叔的自家花园,160种2000多支月季花花开,春风十里。(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们变得无处遁逃,生活和工作的边界被随意打破。你会发现需要过多的时间满足工作、家人、社交,唯独没有留给自己的片刻。

上海发来邻居爷叔(上海方言对叔叔的称呼)的花园照片,月季花摇曳,一片五月的风。打理精致的花园出自他的手我不奇怪,几年前有幸享用到爷叔的私宴,在家能把菜做到这样的程度已惊为天人,爷叔又酷爱收集各种餐具,好吃的时令菜装在好看的盘子里,实在是名副其实的“秀色可餐”。爷叔是典型的上海男人,温暖小日子,注重各种生活细节。现在终于退休,与妻子搬离市中心,近郊的房子大一些,最主要有个大花园。原来爷叔心里还有个园丁梦。

疫情以来,爷叔把自己搞得像农夫,买花种花,以下省略各种辛劳两万字,总之太太已快受不了!但是春天来了,打开窗户,160种2000多支月季花的春色扑面而来,已扬言要离家出走的太太又把话收了回去。当然,大厨级别的爷叔又怎能放过在花园用餐这样的春日浪漫?

我不能去上海,只能在南洋流着口水,想象这江南春色。耳边是印度的疫情暴发和世界疫情的反复……手机里的上海秘密花园让人忍不住想起巴黎以北吉维尼(Giverny)的莫奈花园。

1883年,刚经历了丧妻之痛的莫奈独自乘坐火车在巴黎周边散心,当途经吉维尼时,这个小地方一下击中了他:美丽、宁静、阳光充足,这就是他寻觅一生的乌托邦啊,没有什么比这更能治愈一个厌倦了都市喧嚣的43岁中年失意画家。

若说莫奈花园与其他法国花园有什么不同,就是传统的法国花园是按照几何图形栽种修剪花木,而莫奈则任由花木自由生长,有点放任自流,却又别具一格。这种特点也像莫奈的画作,随心所欲却自有一套章法。

迪奥先生用玫瑰花园作为灵感元素创造出自己的时尚帝国,而莫奈先生用光影创造的睡莲花园,也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100年后的今天,吉维尼小镇却对莫奈充满感激,当年那个“怪人”造的这座美丽的花园,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各地游客法国之行必去的打卡观光之地,为当地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零排放创汇。而以他们的作品想法不知不觉地诞生了多少创意,前世今生交相辉映,耐人寻味。

2021年的今天,随着科技的发展,当下的生产工具迭代更新,它们正不断打破着私人时间和工作的界限。笔记本电脑、手机、电子邮件……半夜两点微信群、WhatsApp群还是会有信息传来,于是我们变得无处遁逃,生活和工作的边界被随意打破。你会发现需要过多的时间满足工作、家人、社交,唯独没有留给自己的片刻。

把车停在路边摇下窗抽口烟的男人在享受着属于他片刻的时间,上车之间他是总经理,下车之后他要成为父亲;把外卖食物交给女佣,安顿好儿女,换上高跟鞋涂点口红的女士享受一下周五晚上的音乐晚餐也是自我的一次回归。究竟有没有哪一种方式可以给予我们喘息的机会呢?有没有一种空间,可以放置哪怕是非常短暂,属于自己的时间呢?可以在那儿聚会,尽情放松,把对工作和家庭的忧虑暂时搁在一边。

在莫奈花园,你是完全属于你自己的。你可以追逐你还未实现的梦想,曾经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的事情。在上海爷叔的秘密花园里,可以热闹地折腾一下午烘焙,尝试解锁新食材、新菜色;跟三五个好友相约“花间”,在花的怀抱中理解自然与生命的意义,打开美学之门,安静地画一下午画;抑或是花间一壶酒,一壶茶,约上知音品茗聊天,看书拍照……

莫奈在造花园的时候,外面是战火连天第一次世界大战,他后来视力模糊,几度想撕毁画布,当时的法国副总统总去画室安慰他……今天我们在巴黎橘园美术馆驻足徘徊,不想离去,在那个印象睡莲和日本桥里静静体验生命与自然。

木心说:“生活的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穿越了时空,5000公里外的秘密牡丹花园,似一场朦朦胧胧的游园惊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