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更冷一点

订户
我会选择更寂静的音乐,而且不要重复,甚至不要任何配乐,只有日常生活中的声音,冰天雪地的宁静、荒原野性的呼唤、小便的声响、拉屎的声响、木柴在篝火中噼啪爆裂、无线电的老歌⋯⋯(互联网)
我会选择更寂静的音乐,而且不要重复,甚至不要任何配乐,只有日常生活中的声音,冰天雪地的宁静、荒原野性的呼唤、小便的声响、拉屎的声响、木柴在篝火中噼啪爆裂、无线电的老歌⋯⋯(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有人诟病《游牧人生》避重就轻,放弃诘问美国资本主义乃至人类文明各种隐忧外患,而这正是原著震撼人心之处,原著针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在电影中只剩下女主角的一句话:“你们为什么要诱惑人们用尽积蓄购买一个须要余生偿还的债务呢?”我倒认为这就叫作以小看大、举重若轻,不是避重就轻,何况电影不是社论。电影作者,或者其他艺术的创作者,只是观看然后记录的人,不是评断好坏成败的人。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