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亲爱的幺弟国帆

订户

字体大小:

2020年,当圣诞华丽的跫音响起时,大家都心生惆怅,因为疫情徘徊不去,我们几十口人无法再像往年一样齐齐聚集于幺弟国帆的家里,大吃大喝、尽情欢庆。我们只能各自为政,分头庆祝。那种滋味,就好像啖过的甘蔗一样。

圣诞前夕,弟媳燕芬的一则短信,宛如从天而降的陨石,狠狠地朝我砸来:“国帆脑溢血,已送往医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