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海清:想念的味道

订户

字体大小:

小时候住马西岭,家附近大牌2号的咖啡店有一个炒粿条档口,摊主是个中年人,矮小微胖,时刻都笑容可掬。我最爱吃他的炒粿条了,但母亲总认为炒粿条属于“燥热”食物,每每都要我“哀求”了好多遍才会给我钱去买来吃。通常,我会带个鸡蛋让粿条叔帮我“加料”。站在档口前看着他挥动铁铲,炽热的镬、伴随“嗞沙”和“铿铿”的声音,一盘香喷喷的炒粿条就炒好了,提着跑回家,打开时香味扑鼻,那种难以形容的镬气,伴随豆芽的清香……至今无法遗忘。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