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跟薛宝钗学做人

订户

字体大小: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的无头公案,是“朝罢谁携两袖烟”那个灯谜,创作人究竟应该是宝钗还是黛玉,庚辰本指前者,程乙本指后者,两派都有信众。从命运角度出发,“琴边衾里总无缘”,批的似乎是失败的女结婚员黛玉,但她那么短命,年纪轻轻便尘归尘土归土,怎么会“煎心日日复年年”呢?其中一个假设,是后四十回续书其实硬生生扭转了各人宿命,所以先前的预言不灵了,或者更干脆,正宗灯谜到探春为止,惜春之后全是后人穿凿附会添上的,以致不是太白就是似通非通——张爱玲《红楼梦魇》就说“自甲辰本到程本,此回都缺惜春谜,又把宝钗制谜移作黛玉的,打‘香’或‘更香’,另添宝玉宝钗二谜。”我小时候看中华书局普及版,最津津有味的正是怡红公子名下那则“南面而坐,北面而朝,象忧亦忧,象喜亦喜”,尤其认为贾政盛赞后得悉出自宝玉手笔“就不言语”,言简意赅,再没料到是fake news。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