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健强:爬山如人生

京那峇鲁山(档案照)
京那峇鲁山(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最近感觉生活被低气压所笼罩,除了自己,身边人的士气都有点低落,充满无力感。

为了让自己振作起来,我在手机相簿搜找往年的这段时间,我都在做些什么。发现11年前我跟一群中学同学去挑战了马来西亚沙巴的京那峇鲁山,它是马国最高峰,也被称为寡妇山或神山。

既然现在大家都不能出国旅游,就让我分享这段爬山之旅的一些趣事吧。

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那一年我刚步入社会工作两年,生活上仍保持学生时代的食量,但却少了读书时期的运动量,不知不觉就变成一副“老板样”,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这段心宽体胖的阶段。

那时我明明只是个低薪小员工,却总是很忙碌,以致我上飞机前往沙巴时,原本定下的体能训练计划一点都没完成。

损友甲安慰我:“大家的体能都不行的啦,其实爬山就只是靠意志力支撑而已。”

这话听起来蛮有道理的,让我心里踏实了点,可过后另一个朋友告诉我,损友甲为了这次爬山,过去半年都定期跑步和爬楼梯训练,周末还会去登山。

损友乙和丙则说:“那些厉害的让他们走在前面,我们几个‘低段班’的在一起慢慢走。”

于是我就跟损友乙和丙、从小到大爱欺负我的同班女同学,以及绰号小黑的同学约好,五人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没想到这五人同盟坚持不到两个小时就破裂,因为损友乙和丙的体能显然比我们好,两人假惺惺鼓励我们一番后,便抛下我们三人,跟上了“前段班”的小组。

我心里暗骂两人没义气,但我发现自已其实就是损友丁,因为小黑的体能竟比我还不济,我和女同学鼓励他“不要放弃”后,也丢下了他。

结果小黑加入后面的队伍,我跟女同学就自己上路了。

面对困难时看清真面目

我万没想到,这段两人同行之路才是最痛苦的体验。话说这位女同学从小到大都爱欺负我,这性格长大后一点都没变。在抵达半山住宿前的最后一段路,我俩都累到不行了,她竟叫我帮她拎背包,要不然她就走不下去了。

我心想:“你有背包,我也有背包啊,为什么不是你帮我拎背包?”

但为了不破坏从小就被她欺负的人设,我还是乖乖拎起了她的背包。于是我背后一个包,胸前也一个包,一步一喘气地完成最后一个小时的路程。好不容易抵达半山住宿时,不禁感叹:“我真命苦。”

想不到爬山过程竟如人生,面对困难和挑战时可以看清身边人的真面目,同时也看清自己并不比他人高尚,还有就是认清生活中难免会面对恶势力欺压。

以上领悟纯属玩笑话,但在冠病疫情结束后,大家不妨考虑带另一半去爬神山,据说爬完山后还没分手,那就会是终身伴侣。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记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