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絮语

梁海彬:跑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梁海彬摄)
(梁海彬摄)

字体大小:

跑步时,我总把大地当作木鱼,双腿是木槌叩问大地,力量传递到大地时,又弹回到我身上,轻轻震揉我的五脏六腑,委实舒服。

跑步应是岛国人们最爱之运动了,公园就不乏跑步之人,在马路边在人行道上也往往见人闲闲跑步,个个大汗淋漓,喷气如牛。

跑步的人们,脸上总有一丝苦楚,嘴角微微拉下,目光直视远方,仿佛连转头转移视线的力气皆是能省则省。他们在剧烈的运动中努力维持呼吸顺畅,不时会举手腕检查手表—— 如今越来越多人们戴上智能手表跑步,为了边跑边探测自己的心率,看看跑步的距离,看看自己跑得多快或多慢,看看自己减掉了多少卡路里。

脱掉上衣跑步的男人们总是一副酷酷的样子,他们总会戴着墨镜跑步,若是不戴墨镜,便会神色自若地望着前方,他们不会四处张望,我们却能凭感觉知道,他们的余光其实不断在寻找注视着他们上半身的路人。有人喜欢相约朋友一起跑,两个好友有时并肩而跑,有时一前一后地跑,倘若是年轻人,两人还会边跑边说话,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是非聊闲话不可,还是非大声畅笑不可。我也曾见过年纪大的人,双双边跑步边谈公事、聊经济。跑步竟然成了公事,真叫人无奈。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