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遗珠

木子:蛾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8月初某个早上,老同学兼前同事在早餐前后突感不适,胸闷欲呕,隐约预感槟城老家恐怕有事发生,旋即抓紧校长请假,趁国庆来临前的周四,急急忙忙往回家的方向飞。可惜事与愿违,老友的母亲大人在他着陆的一个多小时前就已驾鹤西归,终究没能赶上最后一面……

因为周六还需接待早早就已约好的匆匆过境却执意来访的C国学生家长,我只能星期天才乘搭夜班机飞赴槟城吊唁。虽然航班比预定的着陆时间提前了25分钟,但我从机场转乘德士抵达丧府时,都已过午夜了。老友因为连着三四天都没怎么休息,精神着实委顿,我在灵堂一侧陪着坐了半小时,把老友目前任职学校的同事们所交托的白金和慰问都转达后,就在循环播放的安详佛曲中平静地向老友辞别……

隔天一早参加殡礼,把老夫人运送上山与夫君合葬后,整个系列的仪式才算圆成。下午4点多回到酒店,打青年时期开始就不睡午觉的花甲老头,竟然在昏昏沉沉中眯了个把小时。我之所以从不睡午觉是因为但凡试过,哪怕仅仅半个小时,整个夜晚就辗转反侧难入眠了。果不其然啊,我真的就这样应咒般眼睁睁熬到半夜4点多!脑海里反复翻滚着的,竟然是外祖父的灵堂……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