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眼科手术后传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上期拙文见报后,好些许久未见的旧友新朋纷纷捎来慰问,感动又感激。是我错了,谨此向大家伙儿道歉:手术其实在9月15日已经完成,迄今已过两月有余。然而,让老头最痛并且极不快乐的硅胶管却仍旧扎扎实实地插在眼角,这还真是靠近一些的肉眼皆可清楚看见的事实,“痛”也是最好的证明。拜托了,痛就不劳问候啦。

手术后住院,病房里三个人,老头竟然是最年轻的患者——另外两位一则古稀++,一则耄耋无余,我这耳都还没顺全的准花甲,还真是不配自称老头了哈。旁边那位古稀++较爱撩话:“你这是跟人打架了?好像还伤得挺重的咧!”哎哟,别看我相比之下最年轻就给挂上“血气方刚”的标签嘛。“骑车摔的……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Y老弟的电话响得可真及时,省却了我一通解释。切线后我突然想起廿年前给一台湾歌手写的歌:“没尝过爱的滋味/第一回合就心碎……”,或许刚才应该答说我是个“拳击手”回撩一下——被初恋打败的拳击手哈。


住院四个晚上后的星期二,中午甫出院,晚上6点半我就上课去了,主任劝说多休几天病假我都以不耽误学生课业为由给婉拒了,貌似还真有点“血气方刚”的样子。两天后返医院复诊,专家一边检查一边喃喃道:“你这个缝合的眼睑有点爆开了!”“那要再施针缝合吗?”“应该不必,让它自己长回去吧。”既然专家都这么说了,当然得信。“下周中秋加上国庆长假,我想回去新加坡,能坐飞机吗?”“应该没问题的。”既然专家都这么说了,当然也得信。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