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遗珠

木子:潮汕二行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因为在朋友圈里发布了一些老头在C国Z市大学宿舍里打包装箱的照片,引来好多旧友新朋的关注,纷纷捎短信来邀饭约酒。实在招架不住了,索性笑问:“你就那么盼着老头离开Z市吗?”

不太熟络的和熟过头的都比较好婉拒,毕业多年的几位学生,特地从广州、佛山、中山、深圳,甚至打潮州过来“求见”,委实却之不恭,只能硬着“眼”皮、挺“不”直腰板赴约了。为什么呢?珠海长短14年,囤“货”大小49箱,我日以继夜地做了七天七夜的打包搬运工,少休少眠的老眼皮早已欲盖“眯张” ,老骨头也疼痛得“有志难伸”了!

席间最久没见面的是阿明,他毕业后负笈丹麦考研读博七年,我上一次见他,正是2010年的第一次潮汕之行。我们一行五人,抵达潮汕的第一顿晚餐,就是由地头蛇阿明安排的潮州粿汁。我跟他说起这事儿,他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餐馆老板袁总插嘴说阿明大学四年期间,总爱独自一人在角落里低头吃午饭,他居然也想不起来?果然是到欧洲学哲学的呀,把海德格尔的“日常忘记”刷得够彻底的,若把“源初遗忘”也洗全了,恐怕都能进入柏拉图“灵魂再现”的境界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