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后看山

订户

字体大小:

数十载阅山,不知何时才能见山不是山?

再过几个节令

山峦就完全素裹了

此刻唯蛮腰露出

秋火烧不尽的颜色

除了绿,黄红褐皆不逊初秋

立冬露肚,怕不怕着凉?

峰顶已开始凝结

多少风光

匿于斑剥的霜雪

茫茫的皙白,若爱玉冰

透明又不透明的滑腻

重雾缠住山脚

所以枝桠不断挣扎

企图刺破层层的朦胧

却遮不住交交叉叉的伤痕

这些伤痕谁都知道

来春,都会化绿

随便取那一段都好

无论横拍,抑或直拍

成峰或成岭曾是苏轼的诗角

山前那条老河

浪波讲不完的百年故事

让冰块携带着北漂

这是松花江吗

岸畔的荻影

令石砾更显肃杀

无论冷风从何向吹来

荻花,都微着笑挥挥手

终日看山山不厌

步履却把行踪,踏成了

山色的脚印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