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户

字体大小:

冷,雪絮絮飘在肩头

皑皑的白,徘徊不散

一寸一寸,魅影以黑扩张脉搏

太阳被霸凌,光和热他方远走

色谱变节,大地一片茫茫

一口气幻化虹彩天际

最后的宣判失去契约的承诺

闭上眼,白和黑始终没有划清界限

深深叹息在身后打起呼噜

冬眠冻僵不翻身的腰肢

伤痛早疤结了,雪消融梅花不再俏丽

来年,尚有雨霁风暖枝头?

薄雾呵气成团,一根柴火熏香

遂叫一道残垣印上明月照人

醒来,眼中落雪

脱下戏服,那座伟岸棱角嶙峋

依稀黄昏的颜色,虫鸣隐没晦暗

而未尽的冰花蜿蜒泪光

落英,一场厚厚的雪

待马蹄哒哒,穿越岁月的河

漫舞春风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