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文明博物馆双展 江户京都古今风情画

字体大小:

亚洲文明博物馆举行“江户风情 | 黄国基的京都掠影”双展,展现日本浮世绘大师眼中的古东京风情,以及新加坡摄影家黄国基镜头下当代京都艺伎与建筑风貌;既是古东京和今京都的对话,也是彩色版画与黑白摄影的交流。

虽不能出国,但我们能到亚洲文明博物馆观赏“江户风情|黄国基的京都掠影”(Life in Edo | Russel Wong in Kyoto)双展,饱览日本浮世绘大师眼中的古东京风情,以及新加坡摄影家黄国基镜头下当代京都艺伎与建筑风貌。

亚洲文明博物馆馆长陈威仁说,今年正值新日建交55周年,“江户风情”展与神户新闻社合作,展出157件彩色浮世绘版画与绘画,是本地历来规模最大的浮世绘作品展,呈现1603至1868年东京旧都江户时代,很现代的生活面貌——旅行、时尚、美食、过节、养宠物、赏花等风潮;当时版画扮演的角色类似于今天我们热衷的社交媒体。同时展出摄影家黄国基的京都艺伎掠影,即使日本人也不一定有机会接触得到。双展可说是陈威仁多年的梦想成真。

博物馆高级策展人温俊玉指出,与其从浮世绘大师切入,不如取角日常生活,更能引起普罗大众的共鸣。双展是古东京和今京都两个城市的对话,也是彩色版画与黑白摄影的交流,因为摄影技术崛起,造成版画没落。

双展有各自入口,并以三条大桥作品衔接呼应。有百多万人口的江户,旅行风气炽热,使浮世绘艺术家歌川広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一举成名,沿路的历史名胜成了旅游热点,许多客栈和商铺皆售卖地方特产和纪念品。热爱旅行的歌川広重描绘和幕府官员从江户前往京都,代表幕府将军向天皇进贡(赠马)的旅程,以东京日本桥为起点,京都的三条大桥为终点,黄国基也拍下三条大桥的今日风貌。

浮世绘推广江户时代形象

浮世绘是“虚浮俗世的绘画”,起源于江户时代的日本绘画、版画和书籍插图的一种画风。它含有“幻影浮沉,随波逐流”的现世主义精神,人间如梦幻泡影,应该活在当下。大批量生产促使浮世绘木刻版画成为流行文化,传播信息的方式,也是人们热衷购买的艺术品。这些印刷品用作传单、剧院海报、招贴或邀请函,推广秀丽风景、著名地标和热门景点,让俊男美女永垂不朽,并描绘历史、传说、戏剧,甚至春宫情色,反映了江户蓬勃的经济活力及市民的休闲风潮与消费趋势,可说是江户时代形象的百科全书。

温俊玉说,当时版画售价便宜,每张等于一碗荞麦面的价格,极受老百姓欢迎。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出版商和艺术家不断迎合人们的喜好,才能站在时尚潮流前端。

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之《尾州不二见原》,风景版画当时成为旅游指南。(浮世绘图片由中右瑛收藏提供)

这次展出葛饰北斋描绘富士山的《富岳三十六景》之《尾州不二见原》,从制作木桶工人角度遥望富士山。该系列开创了山水画流派,北斋作品偶然被引入欧洲,掀起西方的和风热潮,梵高、窦加、莫奈、克里姆特等无不受影响。

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画用放大特写,清新工致的笔法,描绘各阶层女性的柔美婉约,尤其是吉原风月场的妓女、街头流莺、艺伎、侍女、主妇及妇孺。贵族和武士阶层妇女一般蓄留乌黑长发,后来女歌舞伎和妓女兴起把头发扎成不同造型,引来争相效仿。女性在成年、结婚和分娩时,会将牙齿染黑或修画眉。

歌川広重知名的《名所江户百景》之《浅草田甫酉之町诣》,从一只白猫的取角,在一家妓院二楼窗前,望向浅草稻田上盛大的公鸡节巡游,旁有妓女衣服随意摆着。江户市民和我们一样喜欢饲养宠物,猫、狗、鸟和金鱼都受欢迎。歌川国芳画里也常出现猫与金鱼的身影。

二代歌川国贞描绘五月初五端午的版画,小孩观赏精美陶瓷盆里悠游的金鱼。金鱼约在1500年时由中国商人带入,在夏天庆典里,人们玩着用纸勺捞活金鱼的传统游戏。还有猎鹰、耍猴,国外奇珍异兽如鸵鸟、金丝雀、鳄鱼、白熊和狮子也引入日本。盆栽园艺也蔚然成风。

我们熟悉的日本美食荞麦面、寿司、鳗鱼烧、天妇罗,江户版画已有。歌川国贞画了信浓的荞麦面,街上流动的荞麦面摊下雪时显得热腾腾;月冈芳年《风俗三十二相》的美人津津有味地在吃天妇罗。

歌川国芳描绘筑地本愿寺的“花见”赏樱习俗,流传至今。七夕、重阳等季节庆典是各社会阶层皆喜爱参与的。

受限于空间,版画轮流展出,其中75张将从7月12日起更换。

黄国基花13年探索拍摄

本地摄影家黄国基(中)等了五年才进入京都艺伎和舞伎社群,与她们合影。(黄国基提供)

60岁的黄国基以拍摄好莱坞明星艺人时尚肖像闻名。他于2005年在东京拍摄《艺伎回忆录》电影宣传照时,察觉到当地人对影片不满,点燃了他对非常隐秘的京都艺伎社群的兴趣,发现没这方面的专书,决定深入探索。

黄国基说,如果没有京都的熟人带路,根本不可能进入这个社群,艺伎茶馆至今保留“不熟访客,拒于门外”的传统经营模式。而且若没耐心,也拍摄不成,他等了五年才敲开京都所有五个花街伎区艺伎群体的大门。

130年前,京都就设“女红场”专门培训艺伎和舞伎(受训中的艺伎)各种技艺,包括古典舞,弹奏三味线、古筝,击鼓、茶道、唱歌、书法和插花等。花街上有管制严格的专属茶馆,新顾客必须通过老客户带路。

黄国基作品的A3尺寸与浮世绘版画一样,放大作品也像版画组合而成。他每年去京都六到八次,这个项目已进行13年,却只拍了一些。他准备终其一生,用上学过的所有摄影技巧来拍京都的美人、风景与建筑。他为了传达京都不过时的魅力,选择黑白呈现,若用彩色照片,会显得太“旅游味”。

黄国基说,大部分拍摄不是打造出来的,而是在自然光下捕捉人物与风景。出身胶卷而非Photoshop(修图软件)年代的黄国基说:“我所有作品拍成后都不会修饰,艺伎美人也不会那么做。我拍摄艺伎的嘴唇特写,如果是时尚杂志就会修改,但我拍的是真正的嘴唇形态,可以看到细微裂纹。外面虚假的东西太多了,我的照片是记录,不是伪造。”

黄国基最后一分钟飞往京都拍摄雪中的金阁寺。(黄向京摄)

京都鲜少下雪,雪花纷飞的金阁寺照片是京都朋友提前通知他天气预报,他在下雪前一天飞去京都拍的。

双展即日起至9月19日在亚洲文明博物馆二楼特展厅举行。公民和永久居民每人收费12元,外国访客20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