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领域舞蹈电影《无涯穹苍》 现代视角诠释八仙传说

字体大小:

现代舞团化生艺术团最新的舞蹈电影《无涯穹苍》,使用舞蹈、传统华族器乐的新声音,结合本地雕塑家杨子强的装置艺术,以抽象和现代手法,解构并重释《八仙过海》的民间传说。

本地视觉艺术家、雕塑家杨子强创作的64幅蓝白色充气作品,组成了现代的八卦形结构——为复杂奇妙的舞蹈搭建了无比相配的舞台,这场现代舞和自然界的演变,都朝向不可挽回的转折点迈进。

这是本地现代舞团化生艺术团(The Arts Fission Company)最新的舞蹈电影《无涯穹苍》([In]finite Octagon)中的场景与画面。 

《无涯穹苍》在隐藏于葱郁草木和一座废弃校舍之间的一个废弃养鱼场拍摄,电影使用舞蹈、传统华族器乐的新声音,以及流动式的艺术装置为主要元素,以抽象和现代手法,解构并重释《八仙过海》的民间传说。

这部电影是化生“过海寻仙计划”下,四个里程碑式展演的第一部,这项始于2018年,为期六年的研究项目,受到“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一传说的启发。

文化奖获得者、化生艺术团艺术总监梁佩贤,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虽然受到疫情影响,探研程序延宕,但目前已到整个计划的中点。“原定计划分成四部,各部视题材,将与不同艺术工作者和专业领域或机构合作,贴合主题展开研讨,最后的创作发表将以表演或展览形式呈现。”

虽然舞蹈电影诞生于八仙传说,但是整个创作并没有直接把八仙的故事搬上银幕。梁佩贤说,不论是舞蹈、音乐,到装置艺术的表现,主创要表达的是八仙民间传说在当今世事里的关联,譬如以八仙传说中弘大的海洋背景,带出大自然和气候的巨变等主题。因此,该舞蹈电影的参与创作者,都采用较为抽象的现代表达、符号和方式,以较深入的切入点来创作电影。

寻求跨领域合作  找新的艺术创造点

梁佩贤进一步介绍说,除了与不同文化、界别的艺术工作者合作,“过海寻仙计划”与一般艺术创作惯例不同的是,该团尝试超越艺术界,与跨领域的伙伴们合作,目的是期望为该计划找寻崭新的艺术创造起点。

她说:“我们2019年已经和海事及港务管理局合作第二部计划,还与新加坡国立大学热带海洋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交流。接下来,我们将与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合作。”

她认为这些创作意念很有意思,因为除合创之外,其中也包含其他目的,如探索艺术与其他不同领域间的共通点,从而扩大艺术观众群体等。

《无涯穹苍》在去年8月拍摄,制作进程受到疫情防控的条例限制,拍摄进展得并不顺利。舞蹈电影拍摄预算本来就高,梁佩贤说,尤其是拍外景的过程,劳民伤财的挑战几乎令人崩溃。

她说:“无论是在野外泥沙地跳舞,或在现场露天乐器演奏,都极有难度,这对舞者和乐手是很大考验。《无涯穹苍》并非单纯的舞蹈电影,它也是一部对音乐创作和演奏要求很严谨的电影,可以说这部原创作品中,舞蹈和音乐两种艺术在地位上是平起平坐的。前卫作曲家许美端是我合作十多年的好伙伴,我们拥有相似的艺术观念,也认同音乐与舞蹈艺术各自拥有创作的独立性。所以两种艺术互相冲击也互相突显,不是主次或从属关系。”

作曲家许美端带领参与拍摄的四名乐手,都是华乐界的佼佼者,包括多次获奖的青年演奏家陈庆伦,还有打击乐手王璎璎等。

巨型八卦装置成舞台

雕塑家杨子强为舞蹈电影《无涯穹苍》创作装置作品。(主办方提供)

谈到和杨子强的合作,梁佩贤也很兴奋。她说:“10年前我第一次和雕塑家杨子强合作。他的艺术创作观念很简约,充满禅意,我非常喜欢。这次再合作,他给了我们一个巨型的太极八卦装置,以64件充气橡皮作品表现了立体的《易经》里的卦,装置同时也提供了特别的舞蹈空间,舞者得在充气橡皮物件摆设的狭窄通道之间飞舞,对舞者的空间调度提出极限挑战!”

这部舞蹈电影明天(7日)晚上7时,在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多功能厅,举行一个仅限少数受邀嘉宾参加的首映式。

之后,从5月8日至7月31日,《无涯穹苍》将在串流平台SISTIC Live播映。除本片外,新西兰艺术家丹尼尔·贝尔顿(Daniel Belton)制作的另一部电影短片“ Infin8 Octagon”,也将同场播映。票价为24元,学生、国民服役人员、年长者优惠票为19.20元,更多详情和购票方法可上网:www.artsfission.or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