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四宾最大型水墨展 南洋风水墨卷轴罕见展出

字体大小:

由集菁艺社主办的“墨韵——钟四宾水墨作品展”,是先驱画家钟四宾第一个大型的水墨回顾展,从24位藏家借展108幅从1950年代至1983年的作品,展现艺术家不同时期画风的改变历程。

外科医生陈伟德(65岁)40年来的生活重心围绕在手术台,因为疫情催生他对艺术的兴趣,一年内购藏15位本地艺术家之作,包括钟四宾(泗滨,1917-1983)三张画,其中纸本彩墨《无题(甘榜生活)》(1979)借展“墨韵——钟四宾水墨作品展”。

这幅画唤起陈伟德童年好友住在甘榜的记忆,一对母子树下纳凉,刻画出理想化的宁静乡村生活面貌。陈伟德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每次看钟四宾的作品都会有不同的新发现。他的画面有深度,可从多个角度观赏。艺术有趣在于它是无限的,令人自由。”

除了钟四宾的最大藏家许少全(82岁),这些年来,钟四宾作品引起不少新藏家的注意。由集菁艺社主办的“墨韵——钟四宾水墨作品展”是先驱画家钟四宾第一个大型的水墨回顾展,从24位藏家借展108幅从1950年代至1983年的作品。

著名书画鉴赏家、秋斋主人曾国和(65岁)五年前开始收藏新加坡艺术,钟四宾是最突出与优秀的一位,共收藏其27张创作,这次借展纸本彩墨《兴都庙内》(1959)。曾国和指出,华人画家很少会画其他种族的题材,钟四宾早在1950年代已能感受到多元种族的和谐,画出庙内吹奏的场面。

中西融合水墨自创风格

曾国和用中国水墨画大师张大千来形容钟四宾的难能可贵在于:山水、花卉、人物皆掌握得好。他说:“水墨源于中国,南来新加坡落地生根,要创造出当地色彩,谈何容易?成功的例子不多,而钟四宾是了不起的佼佼者,自创出有别于中国绘画的形式,且还形成自己的个性与风格。他的贡献不仅是绘画艺术,也是影响第二代艺术家的美术教育家。”

大学兼职教授丰敏德(Fermin Diez,50多岁)博士和专业演讲人黄素燕(50岁)夫妇,15年前从钟四宾1950年代油画《乡间小路》开启收藏之旅,至今藏有十几张钟作。黄素燕说,钟四宾的创作十分创新,不仅用水墨画在纸本,也画在其他材质(包括绢本、麻布、画布),其肖像画《双女图》(1982)画在布料上,结合西方人像画概念,却又充满东南亚色彩,独具一格。其纸本彩墨《马来女子肖像与鸟》(1960)的女子披头巾竟画出透明感。

绢本彩墨《无题(河边村落)》(1958)是钟四宾受西方立体派影响的作品,黄素燕指出,中国传统水墨不会这样画:棕榈树、亚答屋、船只、渔民,以块状、色彩与线条构图,融合多种元素形成自己的新意。她说:“放眼看整个展览,一位艺术家可以经历那么多种不同的画风,还以为是很多个艺术家的展览。国人应以钟四宾为豪,可是我们不懂自己的艺术家,令人很难过。”

策展人:晚期南洋艺术结合工艺

钟四宾《无题(河边村落)》(1958)融合立体派构图与传统水墨的散点透视。(主办方提供)

过去关于钟四宾的展览,焦点往往放在油画而非水墨,这次水墨展可以看出艺术家不同时期画风的改变历程。作于1982至1983年的南洋风水墨卷轴尤其难得一见,展出七幅,是艺术家在革新材料、技巧与形象后,采用新的装裱与呈现方式。

展览策展人陈咏峻说,这可能与钟四宾计划“回”中国办展有关,他因心脏病爆发去世没成行。钟四宾在1979年曾参加到中国大陆的艺术考察团,中国刚从文革走出来,当地艺术家思索现代性艺术是否只是社会现实主义,激发钟四宾对水墨实验不同的诠释方式。

钟四宾在1980年于《星洲日报》发表的文章写道:“80年代的艺术也应该配合工艺美术,配合一种南洋工艺的典型……只有从题材上着手,才能出现南洋的风格。”陈咏峻认为,这批南洋卷轴画作带有强烈的自我意识,钟四宾在创作中融合中西元素之外,在描绘东南亚风土民情时,并没将东南亚当成物化对象,将之浪漫化,而是把东南亚工艺品融入画作里。

《求神保佑》(1982)用南洋制造的手工制编藤代替纸本或绢本创作,裱于布料;也用藤做成裱画卷轴,以水墨画出峇厘岛求神仪式,带西方油画强烈的明暗对比。

钟四宾1981年在台北野柳现场写生的水墨画,融合西方绘图形式与写实观点。(主办方提供)

陈咏峻说,策展时找不到钟四宾求学时期的习作,无法与他画家时期的作品做对比。钟四宾用水墨画山水,不是采用传统水墨画石头与树木的皴法,主要参照西方绘图方式,并用写实观点。比如《野柳》(1981)是到台北郊外的现场写生之作;《无题(河边村落)》融合立体派构图与传统水墨的散点透视。其肖像画既有西方野兽派的平面构图,也有中国白描线条的画法。

欧洲办展是重要转捩点

浸润欧洲的钟四宾,水墨画富抽象表现性,图为纸本彩墨《起源》(1962)。(主办方提供)

钟四宾1962到1963年在欧洲办展是重要转捩点。之前,他所吸收的现代主义是经过很多人之手的现代主义,表达方式程式化,立体派野兽派壁垒分明。他到欧洲浸润后,发现现代艺术有更多的发展与表达方法,因而画出更多自己的感觉。

陈咏峻说,钟四宾在欧洲首两次展览,作品都卖光,不得不选用当地可能用于版画的纸张而非宣纸创作,画风少了精细,多了表现性,并也发展出抽象化水墨画。当年伦敦雾大,他的多幅英国山水画弥漫雾气。

展览明天(14日)至6月13日中午12时至晚上7时(5月15日休息),在Helutrans艺术空间(39 Keppel Rd #01-05 S089065)举行。配合展览也出版画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