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鲁仔》以爱共谱交响童话

小鲁仔的形象走出童话世界,成为金塔出版乐谱的“封面人物”。(受访者提供)
小鲁仔的形象走出童话世界,成为金塔出版乐谱的“封面人物”。(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以长笛为题材的绘本《小鲁仔》,是新加坡交响乐团长笛首席金塔和大提琴副首席余菁的艺术结晶;金塔根据余菁的文字,为故事里的人物谱写主题曲,让《小鲁仔》变身生动的有声音乐童话,期待有朝一日可以呈献一场“交响童话”音乐会。

新加坡交响乐团长笛首席金塔和大提琴副首席余菁是音乐世界里的一对金童玉女。除了琴瑟和鸣,在因疫情暂别舞台的沉淀期中,两人又各自展开了多面的艺术人生。

作为声部副首席,新加坡交响乐团每年圣诞节前的儿童音乐会,余菁都不会缺席。但演来演去,都是西方儿童古典乐的老曲目,如普罗科菲耶夫的《彼得与狼》,圣桑的《动物狂欢节》,她便萌生自己为孩子们写音乐故事的念头。

在一次观摩著名荷兰指挥家梵志登排练时,余菁听到他把木管乐比作交响乐团的心脏,弦乐各声部为乐团的血液时,灵感瞬即被点燃。她构思着:“木管声部的各个乐器在音色和外形上都有鲜明个性,小朋友们比较容易分辨,不如就从木管五重奏的乐器写起。”

这些故事以不同的亲子关系为背景,比如介绍单簧管的《魔法师》和巴松管的《腾飞的巴松手》是父子故事;写双簧管的《欧卜娃》则是女儿和爸爸之间的故事。其中主人公的命名更是别具巧思,“欧卜娃”是双簧管在法语中Hautbois的音译,巴松手“福果”则是该乐器的德语名称Fagott的音译。作为两个儿子的母亲,余菁也会情不自禁地把儿子儿时的糗事,写进福果的故事里。不过她本人最满意的还是圆号的故事《迷路的瓢瓢》。

尽管圆号理论上属于铜管乐,但也是木管五重奏中不可缺少的乐器,并且在所有铜管乐器中,圆号的声音最为温润。《迷路的瓢瓢》是写给单亲妈妈和女儿的故事,余菁希望每一个女孩子内心都有股英雄气概,在逆境中坚强又独立。

这些故事不仅承载了余菁有关儿子成长的回忆,寄托着对孩子品格的期许,也流露着对人生伴侣金塔的款款深情。

金塔(右)和余菁如今有一个共同梦想,就是谱写交响童话,让更多孩子爱上艺术,爱上古典音乐。(李健玮摄)

金老师和小鲁仔

单簧管、双簧管、巴松管和圆号都写好了,长笛的故事却让余菁有些“头疼”。因为先生金塔是长笛演奏家,有关长笛的灵感太多了,写出来的篇幅与其他几篇严重失衡。余菁索性以长笛故事为主线,以长篇连载的形式持续创作。

2020年6月,金塔和余菁在微信平台开设了“小鲁仔长笛艺术”微信公众号。除了分享金塔的长笛网课,也连载发布《小鲁仔》童话故事,至今已更新到第七集。

《小鲁仔》故事的主人翁鲁米诺(Lumino)是一只热爱音乐的小仓鼠。余菁说:“因为金塔属鼠,又有一对大耳朵,小仓鼠的形象特别贴切。起名的时候我们刚从意大利旅行回来,Lumo在拉丁语中有光明和聪明的意思,鲁米诺就是这样一只聪明又活泼的小仓鼠。”

小鲁仔喜欢听小主人果儿吹长笛,也渴望飞翔——就像小时候梦想成为飞行员的金塔一样。于是小鲁仔拿起果儿的画笔为自己设计了一间长笛屋,希望有一天可以驾驶这间长笛屋周游世界。

它的热情和决心打动了仙界的小白龙,在小白龙和魔音叉的帮助下,小鲁仔拥有了自己梦寐以求的长笛屋。只是想让长笛屋保持飞翔,小鲁仔就要不断地练习并制造音乐。在第六集里,小鲁仔还遇见了果儿的长笛老师——金老师。

演奏家的作曲生涯

看到夫人如此用心地创作童话,金塔也忍不住加入创作。这位内心流淌着音乐的长笛家为小鲁仔、小白龙还有魔音叉都谱写了主题音乐,并亲自演奏录音。比如小鲁仔的主题音乐十分活泼、明快;小白龙的音乐则非常抒情,带有一丝东方音韵。

金塔最初开始创作音乐,是因为余菁在家教琴时有一首绕不开的经典曲目。听多了,金塔忍不住想搞点“创新”,于是创作了第一首作品《致敬巴赫》,把著名的巴赫无伴奏大提琴前奏曲改编成爵士风格。没想到作曲的冲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如今金塔已经创作并出版两首长笛奏鸣曲,首演了数首独奏和重奏曲,并即将出版乐谱和唱片《康定情歌》,当中收录了他改编的经典歌曲如《康定情歌》《阿里山的姑娘》等。

金塔说:“其实日常在交响乐团的工作对我来说也是宝贵的作曲课。因为我并非作曲专业出身,乐团演奏的每一部伟大作品和背后的作曲家,都是我的作曲老师。尤其是听指挥细致地分析、处理乐句,让我学会如何合理地组织我的灵感碎片。”

今年4月,金塔在《联合早报》与新加坡交响乐团联合呈献的室内乐系列音乐会“乐享时光”上,首演了自己为双小提琴和钢琴创作的爵士风格作品《酷男二人行》,并亲自担任钢琴伴奏。来临9月,金塔将成为下一期“乐享时光”的主角,呈献个人新作和经典的长笛室内乐作品。

丰富立体的艺术启蒙

余菁捕捉金塔的生活瞬间而画的卡通肖像。(受访者提供)

有了金塔的原创“配乐”,余菁亲自朗读并录制了小鲁仔的系列童话,将《小鲁仔》变成生动又立体的有声音乐童话。不仅如此,余菁还为自己的故事画插画。

余菁最早开始画画,是因为金塔的作品演奏会一时找不到人绘制海报,余菁只好硬着头皮拿起了画笔。然而那次经历让余菁意识到,很多人们认为“高大上”并望而生畏的艺术,其实并没有那么遥不可及。

余菁有一次听自己的学生说她上小学的弟弟,因为在数学课上画画,被老师当众批评并把画撕毁,感到心痛不已。于是余菁就请这位小朋友给小鲁仔画插画,希望让更多人看到他的画。

从此在小鲁仔的连载故事里,可以看到天南海北的孩子根据故事情节为小鲁仔画的专属插画。在这些稚嫩的笔法下,流露出的是让成年人惊艳的诗意和纯真。

金塔说:“每个人与生俱来都带有灵性,这是一种充满艺术性和创造力的天赋。”

余菁设想,《小鲁仔》的分集故事平均都在10分钟以内,加上金塔的作品,差不多正好是一场“交响童话”音乐会。而金塔的终极梦想也是成为一名交响乐作曲家,从此夫妻俩又多了一个共同的梦想。

从文字到绘册,从音乐故事到有声读物还有设想中的交响童话,相信在时间的魔法下,《小鲁仔》将会成为华文世界中,一部经典的儿童启蒙古典音乐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