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邦赛得奖钢琴家 刘珒回到出生地演出

钢琴家刘珒在新加坡出生,对这里有美好的童年记忆。
钢琴家刘珒在新加坡出生,对这里有美好的童年记忆。

字体大小:

在新加坡出生,后举家迁往美国的刘珒,自六年前获得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后,就希望有机会回到新加坡演出。这个心愿将在来临星期六实现,刘珒将以莫扎特曲目与本地观众会面。

2015年10月,当年年仅21岁的刘珒(Kate Liu)获得第17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第三名与马祖卡舞曲最佳演奏奖。她当时告诉记者,如果新加坡有单位邀请她演出,她一定会答应。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六年,被冠病疫情延迟一年的第18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正如火如荼举行着,刘珒终于回到她的出生地新加坡。她受Altenburg Arts邀请,来临星期六(16日)与创乐者交响乐团(Orchestra of the Music Makers)合作呈献莫扎特《第20号钢琴协奏曲》,并于下星期四(21日)举办独奏会。

8岁举家迁往美国

刘珒的父亲刘兵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电脑系任教,在刘珒8岁那年,刘兵获得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工作机会,举家迁往美国。多年来刘珒只回来过新加坡一次,时隔多年重返新加坡,刘珒感触良深。

“这里变化很大,到处都是购物商场了。”现年27岁的刘珒在雅达辉购物中心(The Adelphi)三楼Voices of Singapore的琴房里如此说道。

刘珒对新加坡的童年记忆相当美好,沙滩、海南鸡饭,还有幼稚园、小学一年级的时光让她难忘。她说,现在能阅读中文字,多亏了小时候在新加坡认真学习,打下基础。

接触音乐也是在新加坡,她4岁开始学琴。

这几天刘珒偶尔会观看第18届肖邦国际钢琴比赛直播,支持在参赛的朋友。她惊讶地发现,这次直播镜头更多了,“当年参赛的紧张感全都回来了。”

五年一度的肖邦钢琴赛是古典乐坛最受瞩目的大赛之一,阿格里奇(Martha Argerich)、齐默尔曼(Zimmerman)、李云迪都通过此赛事奠定国际知名度。赛事网络直播,每场比赛点击率几乎都能上六位数,刘珒才恍然,原来自己上届比赛时,有这么多人在注视着她(她当年决赛的YouTube影片播放率已破百万)。

因为疫情,古典乐过去一年可说是大举上线,刘珒深刻意识到表演艺术的生态改变,演奏者必须越来越意识到,观众已在现场之外。不少音乐家也活跃于社交媒体,但刘珒多是“潜水”,很少发文,她微嗔:“我知道我应该多做这个的。”

不过话说回来,与其追着不断变化的媒体发展,不如回到自己专精的音乐领域,按照自己的性格发展。

夺奖后因手伤专注学业

许多新人在大赛夺奖后就展开表演生涯,但刘珒得奖隔年完成柯蒂斯音乐学院修读学士文凭后,又追随教授罗伯特·麦唐纳(Robert McDonald)、约赫维德(Yoheved)在茱莉亚学院修读硕士学位。最近她完成课程,搬到德国柏林,准备展开生活新篇章。也正因为她从德国入境新加坡,无须隔离,可以好好准备演出。完成新加坡的两场演出后,她将前往日本横滨演出。

为什么大赛得奖后又继续在学院六年?刘珒坦言,比赛后有个时期她的手受了伤,必须取消演出,她觉得自己需要时间,后来在两位教授的帮助下好好调养,终于克服了问题。

疫情初期,刘珒和一些音乐家朋友其实有点庆幸,难得可以不必奔波演出,好好坐下来钻研音乐,但时间一久,无法演出无法观看现场表演,生活陷入苦闷,必须时时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这次来到新加坡,刘珒表示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人潮,心情很振奋。

来临音乐会与独奏会,刘珒呈献的莫扎特曲目《第20号钢琴协奏曲》与《第八号钢琴奏鸣曲》都是小调作品。选择比较灰暗的莫扎特是因疫情的氛围吗?刘珒说:“也许是无意识的,但我绝对没有刻意选择小调作品,毕竟我个人就很喜欢小调。”

刘珒一直想尝试《第八号钢琴奏鸣曲》,她认为这是莫扎特最卓越的作品。

谈起莫扎特,刘珒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她记起钢琴家内田光子说过的一段话,大意是:在钢琴的一侧我们看见莫扎特微笑演奏着光灿耀人的音乐,当他把头转过来,脸的另一边原来挂着一滴泪。

“他是多么的天才,能够把悲喜并列,以最愉悦的方式来愉悦,突然之间,通过他的音乐技艺颠覆一切,进入让人撕心裂肺的情绪。接着是和弦,我指的是他美妙的和弦,尤其在其晚期作品,音乐如何在瞬间虏获你的心,真是太让人迷醉,太美了。”

独奏会上,刘珒还将呈献肖邦《第一号叙事曲》、勃拉姆斯《第三号钢琴奏鸣曲》。

·刘珒与OMM音乐会

10月16日(六)晚上7时30分

滨海艺术中心音乐厅

18、28、48、68、88元

·刘珒独奏会

10月21日(四)晚上7时30分

38、58、78、98元

维多利亚音乐厅

两场演出可通过SISTIC购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