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性系数外的浮云 ——静山公园漫行

订户
静山岗上的橡胶树籽装置艺术摆设。(作者提供)
静山岗上的橡胶树籽装置艺术摆设。(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孤寂的山岗

挂在枯枝上

一片叶子

尾随

一树蝉嘶

徐徐飘下

远方

一阵鸟声

传来

打破炎热的

午梦

记忆被带走后

选择皈依土地

前身。忘了

前生,渡过大洋

未曾改变

受割伤的宿命

流白色的血液

是苦难的根源

家在万里海外

被移民至此

心仍未安

我有乡愁

发病总在

夜黑风高时

山脚一棵山竹

选择孤独

山顶的家族

选择忍辱

逃脱被凌迟

万里迁徙

被遗弃至此

心有不甘

存有颓废的乡思

一株三叶树苗

悄悄

从杂草堆

冒起

你的轮廓

  ——橡胶籽的传说

路过树桐

想发一则短信给你

挂在树枝上的枯叶

飘落。我逐一捡起

捡不起你的深情

依然把记忆画在叶脉

某年的轮廓,在掌中碎开

塞不进历史的卷轴里

你的凝视,十分冷漠

你身上螺旋形被切割的伤痕

深浅不一,没人记起

你流着乳白的血液

扭转了南方先辈的命运

那橡胶籽被放大后

把记忆催化、凝结

把童真搬运至此,泪水

赶在黎明前流尽

大风起兮,黄狗吠天

噼啪噼啪,外壳爆开

浮云飘过,种籽弹出

俯身拾起,在石板上

摩擦,把童年烫伤

胶液的气味在空中飘浮

我们忘了回家,迷失在

深浅交替的褐色纹路里

落日前,你的泪

凝结成一层薄薄的胶带

一路把你撕下,挂在心上

把你捏成脂团,供阿姆生火

照你远去的轮廓

附在一则模糊的短信里

丁丑年

一场非关风花雪月的事

夜来幽梦选举关

小党派,正扩张

相争无招,惟有生死战

料得铁锤闪电交锋处

明月夜,静山岗

注:诗句变奏自苏轼《江城子》。

归来

炊烟不在

一群昏鸦

盘旋在橡胶树的上空

放声高呼离乡者的乳名

如阿姆满山催唤孩子

回家的语气

除了爬满蕨类植物的老树

除了迂回的红砖步道,以及

装饰的橡胶籽

远方噪鹃传来

绝望的啼声

诉说一切不可考

群鸟撤到山丘另一端

在青龙木上栖息

继续守望古早的记忆

隔着一阵烦躁不安的地铁声

炊烟不在

往事如烟

注:静山公园有橡胶树籽装置艺术摆设,有残留的橡胶树若干,曾经是上个世纪静山村民赖以为生的经济命脉。1970年代面临迁徙与重建,20世纪末历经一场大选的洗礼,小小“青山内”——从静山集选区还原为清净的静山区。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