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作家各自以味蕾 挑战马来西亚美食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有不少饮食之都,但大部分人都不会把新山算在内。不过,来自东马砂拉越的马华作家、马华文学馆馆长许通元长居大新山圈内,到处寻访美食,最近出版散文集《舌挑新山》,记录新山的美食,同时也勾勒围绕南方大学学院、马华文学馆与《蕉风》杂志的文人交谊。

许通元新书《舌挑新山》记录新山的美食。(城市阅读节提供)

外来的舌蕾 寻觅新山美食

许通元大学就读位于士古来的工艺大学,后来在南方大学学院任教并担任马华文学馆馆长,长时间在新山生活。对他来说,“眼界是要慢慢拓开。味道是要慢慢习惯”,他还记得第一次到士古来有名的新海珍鸭肉,发现此地的卤味色泽较浅,与家乡不同,不过“舌头于是学会被教育,感染新山地方风情”,许通元就这样,从外地人的眼光,“用其外来长大的舌蕾,挑战新山的美食。”

许通元说:“我不敢称新山是个美食之都,因为新山的食物,确实太多陷阱,容易踩雷,不仅是搞得郁郁寡欢,连带朋友也在吃饭时强颜欢笑,影响相聚的愉悦氛围。因此此书筛选了好吃的食物,呈现新山依然有美食,尤其是近十年来,更多的外来移民过去新加坡工作,也顺道发挥在新山可想象的家乡美食。如砂州哥罗面、干盘面,很普遍的早餐美食,难以让砂州人抗拒的面食。从来到的第一天,至今都在寻觅美味的食物,岂止为了填饱肚子,更要好好生活,更重要也带给身旁的人、读者。对新山充满期待,即便是小吃,即便不一定很贵;当然也有高档美味,由于一本书的厚度不能涵盖全部,那只好继续寻觅与书写,被训练的舌头如何与美食持续亲密的接触。”

热爱美食,许通元上一本散文集《等待鹦鹉螺》中情不自禁使用了美食的意象,作家陈蝶写序时算了算,书中竟有103种食物。许通元也在《蕉风》第502期策划马华饮食文学专辑,梳理在地的饮食书写,不让中港台专美。

对许通元来说,优秀的饮食文学应该具备“文化记忆的意味,有让人回味的美味,阅读起来可能会很饿,尤其是配搭图片时。”

不过不同读者有不同需求,他说,如果饮食文学提升至有思想哲学的意味,好是好,但一般读者未必喜欢。“饮食文学,依然以舌头与文字,带给读者最后的愉悦感,掺和幸福感,当然那是更完美的境地。”

新加坡人视角书写
马来西亚城镇文化与美食

来临城市阅读节,许通元将与新加坡作家叶孝忠对谈。

叶孝忠2022年出版《食遇》,介绍新加坡的民间美食。游走世界各地的他,最近完成了新书《我给新加坡写了一本马来西亚》,通过新加坡人的视角书写马来西亚城镇文化与美食。新书将在对谈上发布。

叶孝忠新书《我给新加坡写了一本马来西亚》以新加坡人视角观看马来半岛三号公路的沿途风景。(叶孝忠提供)

人在印度旅游的叶孝忠受访时说,新加坡人虽然常去马来西亚玩,但对许多地方仍缺乏了解。新书主要集中在3号公路,从柔佛的丰盛港到吉兰丹首府哥打峇鲁,介绍沿途风光与人情。

谈到饮食,叶孝忠与许通元不约而同提到“偏见”这个关键词。对叶孝忠来说,他难以避免以新加坡人的视角去看马来西亚。3号公路上,似乎有许多新加坡已经遗失的东西,比如老店的氛围、喝凉茶的方式、酿椰花酒的地方等等。

叶孝忠说:“我一定有我自己的偏见,难以避免。我们一定会倾向于寻找我们没有的,或是失去了的,这不一定是怀旧。”

至于饮食书写应该有怎样的面貌,叶孝忠的回答与许通元不谋而合。叶孝忠说:“每个读者需求不一样,我个人认为饮食书写要有深度,要挖掘出一些历史文化的内容。必须这么做是因为我们的小贩、民间食物的相关资料,早前没有人梳理,现在大家可以从旧报纸和访谈的方式,留下记录。”

新马文化多有渊源

新马一水之隔,文化与文学多有渊源,南方大学学院与马华文学馆最近刚完成雪隆区的“南方文学之旅:聆听两岸四种声音”第21至25站,新马诗人、作家如王润华、淡莹、周德成、南治国、何华、许通元、许文荣、黄荟如、张惠思、郭紫薇、王修捷、郑国豪、梁馨元到中学朗诵弹唱,广播诗的种子。

许通元说,除了例常的校园讲座,马华文学盛事花踪文学奖颁奖礼今年也将在新山举办,相信在各方合作下可以沟通新马文坛交流。他说:“新山靠近新加坡的地缘关系,两岸文学与文化,一水之隔,办起活动来也互相亲近与方便。文化与文学就是最好的两岸长堤,剪不断的新马脐带。”

舌挑新山,食遇星国
 对谈:许通元、叶孝忠
 主持:曾昭程
 日期:5月26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1时至中午12时30分
 地点:Studio Theatre (NAFA Campus 3)
 报名:go.cityreading.sg/JBSGfood2024 或扫码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