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居藏回忆

室内装潢并不花哨,或多或少跟屋主的天主教信仰有关——清一色素白的墙,挂上十字架、圣母与圣婴画作,连靠窗的办公书桌都是全白色,恬淡地反映出屋主素净的精神世界。(Provolk Architects提供)
室内装潢并不花哨,或多或少跟屋主的天主教信仰有关——清一色素白的墙,挂上十字架、圣母与圣婴画作,连靠窗的办公书桌都是全白色,恬淡地反映出屋主素净的精神世界。(Provolk Architects提供)

字体大小:

五房式组屋经过精心装修,保留昔日女主人与父母同住的回忆,也打开静雅的人生新一章。

有的人房子住久了,想要装修,并非看腻了,或室内老旧了,而是他们的人生掀开了新的一章。

这名欧亚裔的中年教师一辈子和父母住在直落布兰雅坡(Telok Blangah Rise)的五房式组屋。父母双亡后,房子剩下她与一名照顾她家多年,情同姐妹的帮佣,以及一只忠心耿耿的爱犬。踏入人生新一章,她找来Provolk建筑事务所创办人兼首席设计师傅胜隆替她装修老屋,让屋子保留家人的回忆之余,也有所改变来配合她的新日常。

屋子只剩两人,不需要这么多房间,傅胜隆保留两间卧室,将其中一间打通,使饭厅与客厅更显宽敞、舒适。室内装潢并不花哨,或多或少跟屋主的天主教信仰有关——清一色素白的墙,挂上十字架、圣母与圣婴画作,连靠窗的办公书桌都是全白色,恬淡地反映出屋主的精神世界里有股清净、素雅与肃穆的氛围。

设计师将女主人从母亲继承的老旧小祭台修复好后,摆在客厅内的两扇拱门之间,成为客厅的视线焦点,也是用家居设计语言来凸显女主人的精神信仰。傅胜隆说:“天主教的信仰对本地欧亚族群的文化和精神世界极为重要,是他们身份象征的一部分。我本身也生长于一个天主教家庭,所以很清楚知道天主教徒家里长什么样,有什么不可缺少的东西。比如说,很多天主教徒家里必定会有很欧式,边饰包角雕琢精致的家具。我将这元素萃取出来,透过简约现代设计语言,在装潢上诠释。”

设计师巧妙地将厨房玻璃拱门一半对折,一边是微弧形的包角,靠大门的另一边是大弧形边饰的洗碗盆、料理台。(Provolk Architects提供)

天主教堂的拱门便是应用在这空间里的一个显眼的装潢元素,适量地装点卫浴间和厨房入口。厨房的玻璃拱门更以一半对折处理,一边是微弧形的包角,靠大门的另一边是大弧形边饰的洗碗盆、料理台。

借窗景打造休闲空间

傅胜隆发现这个年代建造的五房式组屋,一隅都会有一排落地玻璃窗。从这排落地玻璃窗望出去,能远眺繁华的市区建筑,右边还能看见海港风景。设计师决定将它们“物尽其用”,既然女主人喜欢木饰,他便用大框格的木壁来装饰落地窗两侧的墙壁,为她打造另一放松心情的休闲区。她能在这里摆张椅子,边欣赏周围景观,边喝茶,与狗玩耍或看书。

两面大框格木壁宛如画框,框住了这排远眺市区繁华,右边还能看见海港风景的落地玻璃窗。设计师还将通往两间卧室的房门和收纳格嵌入木墙内。(Provolk Architects提供)

设计师特地将两面墙拉出25公分,打造出有收纳功能的厚木墙,将通往两间卧室的房门和收纳格嵌入木墙内。这几排开放橱架宛如教堂里的壁龛,是让女主人摆家人的照片,以及展示这些年和家人一同收集,陪伴过他们的纪念小物件。

推开嵌入木墙内,隐藏得很好的房门,可以看见女主人的卧室也很素净、简约——睡床对面是一整排的壁橱,做成上素白下木纹的反差装饰,一来让房间不仅是铺天盖地的木纹,白色让女主人有呼吸、喘气的空间,打破睡房的压迫感,二来也呼应出整间家白色(墙壁、天花板)和木纹(墙壁与地板)的双色装饰风格。设计师也将女主人的梳妆台嵌入一面橱柜,让房间家具的线条齐平干净。

女主人的卧室很简约——睡床对面的一整排壁橱做成上素白下木纹的反差装饰,让女主人有呼吸、喘气的空间,打破睡房的压迫感。设计师也将女主人的梳妆台嵌入一面橱柜内。(Provolk Architects提供)

白色与木纹填满大部分空间,设计师认为应该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注入让人耳目一新的色彩。穿过拱门,进入卫浴间,墙壁的瓷砖是一片海的蔚蓝,让人宛如徜徉在地中海上。傅胜隆说:“这种瓷砖印上小图案,有复古的感觉,大多用在餐饮店或商店。我左思右想都觉得现代简约瓷砖或娘惹风彩砖都不适合她,这带着复古美的瓷砖跟女主人的灵魂特别契合。”

白色与木纹填满大部分空间,设计师认为应该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注入让人耳目一新的色彩。(Provolk Architects提供)

面积:1227平方英尺

设计+装修:6个月

设计+装修费用:11万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