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高版虎豹别墅 威尼斯展人文宝藏

用乐高与立体纸片重现的虎豹别墅,昨日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新加坡馆亮相。(Ernest Goh摄)
用乐高与立体纸片重现的虎豹别墅,昨日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新加坡馆亮相。(Ernest Goh摄)

字体大小:

  乐高版的桌上型虎豹别墅模型远渡重洋,开始在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新加坡馆展出,让欧洲人认识这个建于上世纪30年代的人文宝藏花园。

虎豹别墅曾为上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出生的国人留下许多不同的集体回忆。

我最近整理父母亲在70年代拍拖时的照片,他俩游虎豹别墅,父亲用相机帮穿纱笼卡峇雅(sarong kebaya)的母亲在塔前定格,留下他们花样的年华。

应该还有张照片是我小时候的留影,依稀记得游了里头的十八层地狱,回家噩梦连连。

我们无法将虎豹别墅搬到威尼斯,但昨天(22日)一个乐高版的桌上型虎豹别墅模型远渡重洋,开始在第17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的新加坡馆展出,让欧洲人认识这座蕴藏了许多连一些国人都不知道的人文宝藏花园。

虎豹别墅设计别致夺目。(Dr Jon Lim提供)

发起这个迷你版“虎豹别墅”计划的是建筑古迹修复与研究顾问公司Studio Lapis的创办夫妇何永轩与陈嘉綝(chēn)。

虎豹别墅内观华美,鲜为人知。(Dr Jon Lim提供)

他们请来也是建筑师的本地乐高大师陈大升(Eugene Tan),用乐高砌出毁于二战的艺术装饰风别墅和一面假山与高塔;另外,曾经用动画构想如何保留黄金坊的年轻建筑师艺术家黄信豪(Jerome Ng,33岁)则用纸皮打印立体模型,重现花园里重要的《封神榜》《八仙图》《西游记》,干池里的美人鱼、螃蟹女等园景;以及鲜少曝光的别墅内观。

虎豹别墅模型打印纸片重现立体的《封神榜》园景。(Ernest Goh摄)
虎豹别墅干池塘内的美人鱼和螃蟹女极为经典,给人留下深刻印象。(Ernest Goh摄)

Studio Lapis先前受新加坡旅游局和国家文物局委约,耗时近一年研究虎豹别墅85年来的历史转变,留下珍贵记录,并提议旅游局赶紧抢修六至八个结构不稳定、不安全的园景,如逐渐倾斜的塔、园内车道等。然而,修复重建计划八字未有一撇,Studio Lapis便从他们手上丰富的史料,挑选不同年代,将具代表性的园景简单地还原为“在一座中国花园内的摩登洋房”。

何永轩说,团队选择虎豹别墅来呼应威尼斯双年展新加坡馆的主题《相聚》,是因为它曾是一代代国人消闲、聚集的胜地。他说:“然而,随着时代演变,层层添加,年久失修,如今它已是一座破碎的花园。”

这座别墅花园的破碎未尝不是一种文化的失落。

团队将虎豹别墅85年的历史分成八个阶段,1931年,胡文虎开始为弟弟文豹建立私人别墅。1936年落成后仍继续拓展园林的设计,并用来招待英国和欧洲社群,除了农历新年,不对外开放。二战期间被日军占用。胡文豹在缅甸的战火中去世。战后,胡文虎不愿触景伤情,拆除别墅,留下花园,并交由在香港替他建造虎豹别墅的五名汕头师傅,陈时华和陈兴华父子;郭云山和郭春山兄弟,以及一名刘先生来拓展新加坡的园景。

据悉,花园没有蓝图,胡文虎每天会巡视进度,现场指示该增添什么,花园因此如此有机地成型,园景除了刻画经典传统华人神话,也有对国人灌输与传达传统道德观的雕像。胡文虎于1954年去世,他的侄儿胡清才接管后置入更多国际化元素,并将花园作为推销万金油的活招牌,园林开放给公众参观,里头设有食摊、表演等新元素,成为本地深受欢迎的公众消闲场所长达20年。1979年,胡家将虎豹别墅管理权转给新加坡旅游局。

何永轩说:“虎豹别墅最大的改变是在1990年代被主题公园化,变成售票的‘龙的世界’,给予公众一个完全不同的体验,园林的精神也在那时断层。我们的报告不分对错,并非要指出这个过程中有哪些失策,毕竟很多在那个年代成长的国人对里头的游船和龙头印象深刻,是他们的集体回忆。‘龙的世界’关闭后,花园再度免费开放,但许多原有的雕像、园景被拆下、移动。不管是修复哪一层、哪一个年代,我们都希望能还原这里最早的精神,而不是肤浅地将它商业化,渲染耸动性的一面,把最初的人文精神给抹杀。”

为后人留下确实史料

作为研究者,何永轩指出,他们的工作是拾起一片片历史的碎瓦,根据年份忠实地记录,为当下和将来的文创者、修复者、保留者、发展者提供确实的史料,以及雕塑工艺的细节,后人才不会毫无根据地重新诠释,而变得愈加支离破碎。

即便花园已破碎,但留下的文化及工艺印记,其中丰富的历史涉及南洋文坛、文化圈,也显现中国早期电影对传统工匠的影响,很值得后人记取和发扬光大。

五名汕头工匠所采用的剪粘(也称嵌瓷)传统工艺与粤海清庙相似,是用剪、粘、嵌的手法塑造出园林里栩栩如生的各种雕像。师傅还创意地融入新技巧,如切割彩色玻璃瓶制造龙鳞、鱼鳞。其中一些人物造型与1928年引燃中国武侠神怪热的《火烧红莲寺》人物如出一辙,显然深受电影文化影响。透过他们的妙手巧艺,除了吓坏小孩的十八层地狱,还有栩栩如生的各种华人民间故事,作为一种文化的传承。胡文虎也请来文人为别墅添彩。“挹翠”“棲霞”牌坊,以及门柱对联等,是郁达夫等名家所题,园内许多书法则出自星洲三大书法家许允之、吴纬若、谭恒甫之手。

虎豹别墅的牌坊、门柱的对联,以及园内的书法都出自名家,是珍贵的文化遗产。(Randy Loh摄)

虎豹别墅双城记

在新加坡之前,胡文虎也在香港建造虎豹别墅,见证了那个年代,南洋华人文化、经贸流通的版图和脉络。二战后胡文虎拆除了新加坡的别墅,大刀阔斧地发展花园。香港的万金油花园于1998年让位给李嘉诚家族的豪华公寓大楼,但中式折衷主义的别墅却保留了下来,宛如切成两半,分隔两地典藏的富春山居图,后人要参观新加坡的花园和香港的别墅,才能拼凑出虎豹别墅的双城全貌。又像是冥冥中的安排,主导香港别墅修复的是新加坡人,目前是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系主任何培斌教授。

虎豹别墅花园的全貌定格在黑白旧照里。(Studio Lapis提供)

香港虎豹别墅于1998年被李嘉诚的长江实业买下,并在2001年与香港政府达成协议,把别墅和前花园交予政府保管。何培斌当时在港中大担任建筑系主任,指导大学建筑遗产研究中心为别墅和前花园拍照、画图做记录。别墅自2009年起被列为一级历史建筑。2011年,胡文虎之女,有报业女王之称的胡仙成立胡文虎慈善基金会及虎豹音乐基金有限公司,获得香港特区政府活化历史建筑伙伴计划资助,将虎豹别墅变成音乐学院,虎豹乐圃,再次由何培斌负责修复建筑内外。

何教授接受《联合早报》电话专访时说,将旧别墅活化为音乐学院,要在不破坏内部原有的装饰下,添置冷气,融入现代建筑无障碍设施,并兼顾高规格的声学音响效果等,是修复过程的一大挑战。他说:“别墅是香港硕果仅存使用中式折衷主义设计的建筑之一,外貌有中国元素,但内在形式却以西式为主,和后来(新加坡)南洋大学的设计异曲同工。饭厅天花板有金箔元素,非常漂亮。”和新加坡的虎豹别墅一样,香港的万金油花园也为港人和旅客留下许多美好回忆,何教授感叹:“花园内的九层白塔从维多利亚港能清楚看见,十分耀眼。很可惜,白塔完全没被保留下来。房子有自己的命运,最终被保留下来,而作为一个新加坡人能参与它的保留,对我个人来说是缘分。”

虎豹别墅非常西化的内部设计,富丽典雅。(Ernest Goh摄)

虎豹别墅的精神该如何保留、延续?何教授指出,音乐学院开张以后,“香港设计大使”(Design Trust)慈善团体请香港设计师用虎豹别墅的文化元素创造出一系列文创品,有老虎图地毯和假山造型的华丽凳子。他本身也有意用VR虚拟现实科技把万金油花园里的十八层地狱等消失的园景和雕像一层层地重现,同时大胆地假设:“香港的十八层地狱没有新加坡的立体,我们可以透过VR将两地的雕像合体、重叠,两边的雕像都能一起看。”

何永轩也有同感:“虎豹别墅的历史太丰富了,希望后人能一层一层地掀开它,用不同的方式诠释、还原,向它的精神致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