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读书边打工养家 陈祚贤以佳绩感恩裕初

两年的高中生活,陈祚贤边读书边工作,毅然扛起一家人的经济重担。
两年的高中生活,陈祚贤边读书边工作,毅然扛起一家人的经济重担。

字体大小:

陈贞伊 裕廊初院通讯员/报道

陈祚贤提供照片

3月初的A水准成绩放榜,有人欢喜有人忧。

对于裕廊初级学院的陈祚贤来说,是如释重负。他成功考获五科A、一科B,却没有感到特别高兴。相反的,只是平静中多了感慨:回忆过去种种,最苦的那两年,是淬炼人生、感受真情的“黄金岁月”。

他说:“如果没有这几年的艰苦经历,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连拿零用钱都成了奢侈

陈祚贤刚从理工学院转学到裕廊初院读书时,生活一度非常困苦。那时陈家一贫如洗,连零用钱对他与弟妹来说都成了奢侈。即使如此,陈祚贤仍旧不屈不挠地边打工边读书,生命中透着勤奋、坚毅及韧性。

陈祚贤中三时父母离异,母亲因此憔悴不堪,一度失去了生活方寸,好几个月都没有工作,再加上父亲一度没有付赡养费,家里连续几个月都是零收入,原本收入就不多的家庭一下子雪上加霜。其后几年,他们家的生活陷入困境,有时连学费都缴不起。

O水准时陈祚贤考获15分,与朋友们一起上了南洋理工学院就读财经管理课程,半年后他发现对课程毫无兴趣,这才首次为自己的前途思考。由于在理工学院的成绩也挺优秀,他放胆尝试转到初级学院就读。

于是陈祚贤进入了裕廊初院,他坦承,一开始面对与大部分同学天壤之别的经济状况时,不禁感到悲伤及无奈,他有时甚至得为两三块钱而烦恼。

开学后的前半年他感到很绝望,一直在家庭困境与学业责任间挣扎,甚至因此而逃学。

更严重的是,他在一次运动中遭遇不幸意外,养了半年的伤,因而中断了学校的课外活动。从此除了养家,他也必须为自己的医药费努力打工。坦白说,陈祚贤所担当的多重角色,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可以胜任的。他说,他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级任老师庾潍诚博士,以及副校长邓敬珊。

师长的支持与鼓励

庾博士看到陈祚贤在学校里的种种叛逆行为后,并没有直接给他贴上“坏学生”的标签,而是听他倾述。渐渐的,陈祚贤感受到这位老师的关心,终于透露自己的困境。庾博士非但没有责怪他,还把他的情况转告校方。

陈祚贤说: “我得好好感谢我的邓副校长。她获知我的状况后,积极为我向许多福利机构申请生活补助津贴。这些津贴也许在很多人眼里不是很多,但对我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帮助,让我能应付每个月的生活开支。”

同时,陈祚贤也因为庾博士的一句话而醒悟:“只有拥有学问,才能使你脱离苦海。”这句话让他明白到初院就读的初衷,赋予他一个全然不同的信念。

有了老师们的支持与鼓励作为他最强后盾,陈祚贤开始发奋图强,他清楚晓得,只有知识是摆脱贫困的最佳武器。即使以不幸的开始迎接初院生活,与校园里大部分学生有不同的生活背景,都不足以摧毁他求知的欲望。

扛起一家人的经济重担

他时刻自我鞭策,在学习上坚持不懈。两年的高中生活,他不舍母亲在感情受到重大打击之后再为孩子劳苦忧伤,毅然扛起一家人的经济重担,成为全家经济收入来源。他在咖啡馆找了份工作,每天放学后直奔工作地点,打工到晚上11时。回到家,早已精疲力竭,时常一坐下就熟睡了。

陈祚贤的学校在裕廊,工作地点在蒙巴登,而他的家位于后港。他时常在上学或上班途中把握时间完成功课,无视车上乘客的讶异眼光。他先理解每日所教的课程内容,再完成作业并做总复习。他升学考试的优异表现,没让老师们失望。

幸运的是,在那段困苦的日子里,陈祚贤一直有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狗——星星陪伴左右,并且也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给予他精神上的支持。

目前陈祚贤正在服兵役,虽然以他的成绩进入大学不成问题,但他还是为能否成功申请本地奖学金而感到担忧。

他说: “我觉得我还不算是优等生,取得这样的成绩对我来说出乎意料之外。” 不过,他非常感谢裕初给予他生活和学习上的各种帮助。

陈祚贤目前最大的希望就是服完兵役后,能找到一份稳定工作,他说: “我想让弟妹们能够顺利完成学业。我不想失去这个家,所以我会为了守护它而站出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