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大天文社 要让冷门天文学热起来

字体大小:

国大天文社除了促进国大生对宇宙的认识,也为公众和其他学生提供学习天文学的平台。学生从观星中可感受宇宙的浩瀚与奥妙,并从中纾解压力。

近期,该社将举办两项大型活动:开放给公众参与的集体海外观星活动AstroBash XXXVIII,以及让学生挑战的天文学比赛AstroChallenge 2016,希望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天文学。

卢姿卉(国大通讯员)/报道

照片由国大天文社提供

前阵子的日偏食现象,让不少国人对宇宙天文产生兴趣。国大天文社(NUS Astronomical Society)由一群热爱天文学的国大生组成,除了希望在校园里提高学生对宇宙的认识,也为公众和其他莘莘学子提供学习天文学的平台。

今年,该社将策划两项大型活动:给公众参与的集体海外观星活动AstroBash XXXVIII,以及让中学、初级学院和理工学院学生参加的天文学比赛AstroChallenge 2016。

热爱天文学而修读物理学

国大天文社主席刘辉鸿(23岁,物理系二年级)透露,他修读物理学的原因之一,是自身对天文学的热忱。他说:“我对观星与天文学十分有兴趣。通过天文社这个组织,我希望和大家分享天文学的知识,并推广天文学。”

曾经在新加坡科学馆天文台做义工的刘辉鸿,在那期间发现许多人欠缺基本的天文学知识,譬如不确定如何分辨星星和行星。这个经历让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向公众推广基本天文学知识,并与大家分享太空的奥妙。在物理学学到天体的因果等知识后,他灵活运用在天文学上,让他对天文学有更深一层的体会。

国大天文社学术领袖叶智荣(23岁,物理系二年级)从10岁开始,就梦想当天文学家。但是,天文学在我国属于冷门科目,所以叶智荣入大学时,选择专修和天文学最近似的天文物理学(Astrophysics),打算将来往海外发展。

叶智荣也热爱摄影,他最快乐的事是帮别人拍摄所需的天象照片,譬如银河或猎户座大星云。看见别人接过照片时兴奋的表情,让他有一股强烈的满足感,也推动他继续拍摄天文景观。他说:“我经常听旁人说,天文学是浪费时间的科目,更何况是天文摄影。我希望说服这些人,事实并非如此。”

观星可纾解课业压力

观赏茫茫星海总是令人心旷神怡。主席顾问林家毅(25岁,经济学四年级)认为,观星也是纾解课业压力的好方法。他说:“望远镜仿佛是一台时光机,让我们透视几亿年前就已经形成的天文物体。透过地球上的高倍望远镜观测天文迹象,可以感觉到人类是多么渺小。”对林家毅而言,天文学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感叹宇宙的浩瀚无比。

的确,刘辉鸿也认为任何人都可以接近并且欣赏大自然的美感和奥妙,观赏夜空中发光发亮、灿烂夺目的星云。他说:“仰天看着数不完的星星,让我领悟到宇宙的大与美。我看到了无限的可能与希望,也联想到宇宙的变化与成长。星空让我感受到平静与安详。”

考验观测天体技能

今年3月8日傍晚至隔天早晨,国大天文社为迎接罕见的日偏食,在国大足球场上主办了一项群众观星活动,吸引上千名国大师生及公众人士参与,人山人海的场面非常热闹。

此外,国大天文社也同时主办首届“梅西耶天体马拉松竞赛”(Messier Marathon),考验约20名参与者现场观测天体的技能。当天,比赛选手包括了本地理工学院的天文社成员以及有兴趣竞赛的公众。

国大天文社副主席陈智杭(23岁,物理系二年级)说:“这是我第一次观赏日偏食,90%的太阳被月亮遮盖的天象非常壮观。”

提高对光污染的意识

每两周,国大天文社的成员在傍晚7点半至晚上10点,会聚集在工程系大楼一带的行人桥上观星,一些成员也会留在学府观星与拍摄,直到隔天早晨。天文社鼓励其他有兴趣观星的学生一起参与活动,与他们分享天文学知识。

除了推广天文学,天文社也希望提高人们对“光污染”(light pollution)的意识,让更多人察觉到光污染对四周环境和观赏自然天象带来的问题和不便。

观星活动让陈智杭学习实际的观星技巧,也更懂得爱惜不受光污染破坏的夜空。他说:“许多天文学初学者开始观星后,都更珍惜阴暗的夜空。”

将办两项大型天文学活动

这个年中,国大天文社将与南大主办一年一度本地最大规模的学生天文学比赛AstroChallenge 2016,目的是吸引全岛的天文学学生团体成员在同个场合竞赛。此外,参加者也有机会与对手交流,切磋知识,认识更多对天文学情有独钟的朋友。

AstroChallenge项目总监林家瑩(19岁,工业与系统工程系一年级)希望更多人能参与这项活动,了解并爱上天文学这个非传统科目。

在来临的5月10日至13日,国大天文社即将在马来西亚的Simfoni Resort Langkawi主办海外集体观星活动AstroBash XXXVIII,开放给公众参加。由于海外的光污染程度较低,夜空较清澈,繁星也更清晰。

陈智杭透露,去年在马六甲举行的AstroBash活动在他脑海里留下了美好又难忘的回忆。他说:“当时,我和朋友们都躺在草地上观赏双子座流星雨。那一刻,我感到特别开心。”

AstroBash项目总监莫贻畯(21岁,化学工程与商业会计系一年级)说,许多人对天空充满好奇心,无边无际的宇宙更是令人陶醉。因此,他鼓励对天文学感兴趣的人参加这个活动,开阔视野也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若想获得更多国大天文社的最新消息,参加该社策划的活动,可上网:www.nusas.org,或上面簿:www.fb.com/groups/nusas了解详情。

观星,一定要用昂贵器材?

天文学给人的既定印象,是一定要拥有昂贵又复杂的望远镜和器材,否则观星只是纸上谈兵。其实,只须携带一本星图或用手机星图,譬如Google Sky Map或Stellarium Mobile等免费应用软件,远离城市到较阴暗的地方,用肉眼就能观赏星星,甚至看见银河和宇宙。

只有在观赏深空天体,或放大观赏及拍摄行星时,才需要望远镜。林家毅解释,事实上最困难的不是需要昂贵器材,而是难以预测天气。观测星象是户外活动,如果老天爷不作美,就必须当机立断取消活动。

刘辉鸿也向天文学初学者推荐“Sky and Telescope”杂志和其他天文学参考书。他说,要成为业余天文学爱好者并不难,只要经常往星空瞭望,认识各大星座与行星即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