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选中学 保住优秀华校

陈宪武曾是1980年德明政府中学的毕业生,目前是一家电子公司的区域总监。
中正中学(总校)校长彭俊豪认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经济重心已经逐渐向亚洲倾斜,特选中学因此任重道远。
冯丽珊认为母校非常重视价值观的树立。
苏奕达认为拥有华校传统的特选学校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鄞慧仪认为华文好才算真本事。

明年1月1日,南侨中学加入“特选”队伍,从1979年开始推出的特选中学的阵容,就从九所增加至11所。

特选中学是我国教育领域的一道奇特风景线。它的诞生,出于建国总理李光耀的政策思考。在他的新著《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特别有一章,讲述了特选中学如何应运而生。

从推出之初,不少家长存疑,到目前情况大逆转,成为家长热烈追捧的名校。特选中学至今走过了32年崎岖路,毕业生已超过10万人,其中选修英文和华文第一语文水平特选课程的,估计约占其中一半。

李光耀在他的新书中说,现在特选学校招收好学生比从前容易很多,因为家长都看到特选学校的价值。“特选学校不只不会凋零,而且还会越来越多。为了经济价值,我们要让更多学校成为特选学校。多一两所,或多五六所是没有问题的。”

然而,在特选学校出现之前,传统华校是处于风雨飘摇的年代。1977年,报名进入1978年华校的小一新生,只有10%,比1976年的14%,又少4个百分点,华校被淘汰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李光耀回忆当时的处境:“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眼前,华校除非能够把英文水平提高到同英校相等,否则不会改变家长送孩子进入英校的大趋势。大力提高华校英文水平,并且确保优秀华校继续存在的课题已经逼在眉睫。”

他因此展开了对华校的“救亡”行动,宣布九所优秀传统华校接受特别辅助计划,大力提高英文水平,又保留优良的华族文化,成为特选中学。

德明政府中学前校长林乃燕:

这是当时不能不走的路

曾任德明政府中学校长16年的林乃燕说:“当时政府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推行特别辅助计划,否则让华校自生自灭,最后再也招不到学生。传统华校是在穷途末路,接受了政府的特别辅助,才生存下来,这在当时是不能不走的路。”

刘心玲:不接受特别辅助

当年华校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胜科工业园有限公司执行主席刘心玲是传统华校圣尼各拉女校的毕业生。1978年她在教育部参与制定“特别辅助计划”。她说:“实行特选中学计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这样做的话,当年的华校可能只有死路一条。华校全部关闭,新加坡的双语政策也就无法执行下去。特选中学受到教育部的重视,大量支援人力物力,还有种种优惠政策,这使特选中学有了全新的面貌。”

的确,教育部给了九校特多支援,这些特别支援到现在还有。李光耀说:“不清楚拨款的数目,但肯定是不少的。”

他在新书中,用日本汽车比喻华校。他说:“如果我们能成功把优秀的学生送进优秀华校,三五年后,或许就能改变人们对华校生的印象。这就好像战前的日本产品,并不精良。可是日本人不服输,他们努力改进。战前没有人看好的日本汽车,到了七八十年代已经是顶好的,非常有竞争力了。”

特别辅助计划初期反应不佳

这项“小班,给予最好的教师和设施”的“特别辅助计划”,初期反应不佳。1979年第一批8%优异生进入九所特选中学,应有3200余人之多。3200余人,有1056名是华校生,其中938人(89%)接受进入特选中学。2050名英校生,只有507名(25%)接受。

李光耀说:“老实说,当初我对这项计划是不是被家长接受,心里完全没有底。我不知道会有多少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去特选学校。对家长来说,作出这个决定是有风险的,他们是很勇敢的。把天资聪颖的孩子放在以第一语文水平学习两种语文的‘特选中学’,加重孩子负担,让孩子处于不利的位置,真是何苦呢?”

不过,他对这项计划充满信心。他说:“要改变家长不相信这些来自传统华校的特选中学的态度,必须要有四五年时间。”

果然,1992年教育部首度为新加坡的中学排名。全国中学前十大,特选中学占了六所之多,让不少人震惊。当年六所挤进全国十大的特选中学,按照排名先后是:德明政府中学(第三)、华侨中学(第四)、立化中学(第五)、圣尼格拉女校(第七)、南洋女中(第八)和圣公会中学(第十)。至于公教中学(第11)、中正中学总校(第16)和海星中学(第21),在全国139所中学中,也表现不俗。

特选学校的成绩几乎年年靠前,让不少家长动心。另外,它所承传的华文与传统文化氛围,也获得不少家长认同,而愿意把孩子送进去。

德明政府中学校友陈佳燕(电脑公司高级经理)的小儿子在德明政府中学读书,明年中二。大儿子在南侨中学,明年中四。她说:“我很重视孩子掌握东方传统的理念,我要他们在一个儒雅、谦卑、朴实的校园成长,接受华族文化熏陶。我要孩子具备这样的特质,所以希望他们都在华校传统的学校读书。”

*poonsw@sph.com.sg

特选中学学生华文水准有提升空间

特选中学第一届学生毕业至今已有29年,特选中学为新加坡储备了大量和中国打交道的人才,发挥了特殊作用,这其实并没有在李光耀原初的计划中。

他说:“为了怕失去华校的优良传统,我们设立了特选学校,完全是为了保存几所优秀华校,把华校的传统美德保留下来,同时也照顾英文成为学校第一语文后华社的不满情绪。那时候我并没有为中国崛起做准备的概念。”

刘学敏:特选中学毕业生很幸运

无论如何,特选中学确实培养了一些有能力“和中国交往”的年轻人。海星中学1982年第一届特选课程毕业的刘学敏(45岁)目前是英格索兰公司安防技术部东南亚区总经理。他说:“特选中学毕业生是很幸运的一群。尤其是头几届毕业生适逢其盛,赶上中国快速发展的经济列车,得以在两种文化之间游刃有余,发挥所长。”

何仁桦:我的成长得到了平衡

29岁的何仁桦是华侨中学1998年第16届特选课程毕业生,是悦榕庄酒店及度假村集团执行董事,目前在上海工作。他认为母校华侨中学灌输了他华族价值观和华族文化,这在他深受西风欧雨影响的成长年代,起到了平衡作用。

他说:“今天我有五位华中校友一起在上海打拼,华中教育让我们志同道合,有着共同的人生目标,让我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倍感‘给力’。”

不过他承认,尽管经过勤奋苦读,中四时华文在班上是前五名。但也仅仅是“比普通的新加坡人好,但跟中国人比,仅属一般。”

家长与特选中学管理层看华文水准

特选不够“特”,确实受一些家长关注。有德明政府中学校友林华 (47岁)把小女儿送回母校就读。她说:“我发现女儿和同学都讲英语,不讲华语,读特选学校就跟读其他的学校没有两样。”

陈宪武:年轻一代华文水平上不去

陈宪武(47岁)是1980年德明政府中学的毕业生,目前是一家电子公司的区域总监,他的小儿子也是德明的学生。大女儿在圣公会中学毕业,读的也是特选中学。就他从自己孩子身上观察,年轻的一代华族文化的根基薄弱,华文水平也上不去,将来难有竞争力。

他说:“现在的德明和从前的德明差别很大,现在的特选学校已经很像英校,也许中华文化的氛围比纯英校好,但已经不能和我们从前相比了。

“如果上历史课,中华历史的人名、朝代名也用英文讲解的话,还算什么特选学校呢?用英文学习中华文化就像外国人学华文那样,是有疏离感的。”

因为做电子行业,他常跑中国。他说:“跟中国人做生意,没有中华文化背景,你很难了解他们的思维,这方面学校应该加强。中国崛起,全世界的洋人都在学华文,新加坡的华人反而不好好学,这是说不过去的。”

“特选学校的华文是比英校生好,但是这样比较是没有意义的。特选学校的华文水平应该和邻国比,和马来西亚比,台湾比,香港比。我很担心孩子的华文不够用。如果说10年后,他出来工作,中国到时应该是世界一个更重要的经济体,亚洲的商业活动应该会更活跃,我不知儿子靠他破烂的华文,怎样求存?……我看到很多西方人在中国,所说的华语非常标准,华文掌握的能力很强,我实在为自己的孩子感到担心。

冯丽珊:现在的学生英文强华文弱

淡马锡中学对外关系主任冯丽珊(34岁),毕业自特选中学圣尼各拉女校。她比较过去和现在的学生,认为:“从前特选学校的学生华文强,英文弱,学校要确保他们的英文强,才能找到工作。现在的学生是英文强,华文弱,学校要保底不封顶,确保他们华文有个底,日后要用时,可以随时能用得上。”

彭俊豪:特选学校责任比从前沉重

中正中学(总校)校长彭俊豪(35岁),1992年毕业自华侨中学。他认为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经济重心已经逐渐向亚洲倾斜,特选中学因此任重道远。“大环境已经更利于学习双语双文化,过去没有那么多机会去中国浸濡,现在很多了,我们要好好把握这个时机,为新一代开启一条新路。

“现在家庭的环境也跟从前很不一样,重要的是学校能怎样给学生提供华文的基础以及平台,让他们活学活用,这是现今特选学校的使命。学华文不能靠家庭,因此特选学校的责任比从前更沉重了。”

特选中学毕业生回看来时路……

●冯丽珊(34岁)

·圣尼各拉女校1993年第11届特选课程毕业生

·淡马锡中学对外关系主任

母校非常重视价值观的树立。李宝丝校长不厌其烦地重复又重复,从思想到言行举止,要求我们温文尔雅、高贵大方、谦恭有礼,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还要我们尊师重道。对于一个简单的鞠躬,她可以在早会上要学生示范怎样才是有诚意的鞠躬。后来我回小学探望老师,对他们深深鞠躬,小学同学都觉得很诧异。

母校也培养了我对语文的欣赏能力,中一我们有一本秘笈叫优美散文,里面收集了东西方名家的散文,这些好文章加强了我掌握语文的能力。中三中四,学校强制我们都要选读英国文学或中华文学,这也培养了我们浓厚的人文精神。我选中华文学,对中华文学有了涉猎,后来才有勇气到华初选修语文特选课程,再到北京大学深造了。

●苏奕达(22岁)

·华侨中学2007年第25届特选课程毕业生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二年级学生

我中一到华中上第一课华文,邱金珠老师就教我“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道理。她说,读书不是读死书,读书是要关心周遭环境,要齐家治国平天下。华中第一课华文就启发了我关心社会,要聆听周围的心。这种教导,我相信只在特选学校才有,因为华文教师扮演了重要角色。

我特别喜欢年纪大的华文老师,他们人生经验丰富,很会说故事,管教学生很严格,很受学生尊敬。如果我不在特选学校,可能就没有机会碰到这些好老师。华校传统的特选学校像大家庭,我们都被灌输要为民报国,要回馈社会的思想和责任感。这影响了我今天关心社会、关心国家的心态……

●鄞慧仪(20岁)

·立化中学2009年第27届特选课程毕业生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二年级学生

小四华文老师是立化中学毕业生,她很年轻,人很好,但是很严格。她要我们饮水思源,孝顺父母,尊师重道。她告诉我们这是立化中学教她的,所以中学我就选了立化。

接受了四年特选学校教育,高中我去了英华初级学院,那是一所传统英校,让我特别感觉没有在中学把华文学得更好的遗憾。现在英文每个人都行,华文好才算本事,年轻人已经有了强和不强就看你能不能掌握华文的标准。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