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化教学 激发孩子对学习的渴望

字体大小:

游戏化教学的宗旨,不是单纯让学生开心,而是让他们对学习产生渴望。

马来西亚首位中文桌游教练和语文教师陈彦丰受访时阐明寓教于乐与游戏化教学的概念,分享他如何将桌游和语文学习相结合,并推荐一些亲子中文桌游。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教育不在于灌输,而是点燃学习的渴望。这是推动游戏化教学者所期待达到的目的。今天,要激起学生对华文华语的学习兴趣,改变传统式教学,让学生自主学习,是教师和父母面对的共同挑战。

马来西亚首位中文桌游教练和语文教师陈彦丰接受《联合早报》电访时,特别阐明了寓教于乐与游戏化教学的概念。

他说:“我在实践游戏化教学的过程中,一开始就是希望看见课堂里快乐的学生。我尝试让整个课堂变得充满乐趣,多跟孩子对话,我们在教材的制作上花了不少心思。”虽然欢笑声不断,但是后来他发现学习过程除了让大家开心之外,学生来到课堂,其学习的进度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陈彦丰开始思考,学习的乐趣是什么?学习的“乐”不是大家在课堂笑得多开心,而是人在学习过程中学会了、学懂了某些过去不会和不懂的事,所以大脑中感受到欢乐。想通了这个部分以后,落实游戏化教学才会更有意义。

他指出,将游戏元素嵌入教学,讲的是利用游戏元素调动学生学习的动力,不是用游戏让学生变得开心。

他说:“在我的游戏化课堂里,不一定会看到很多游戏,也不一定会看到开心活泼乱跳的学生,看到更多的,是希望学习的学生。”这才是游戏化教学的宗旨,让学生对学习产生渴望。

将桌游和语文学习相结合

引进桌游,是陈彦丰认为可行性最高的方法。桌游不同于一般传统书籍的线性阅读,而是透过如玩家互动、交换、抽牌或骰子等不可预期的各种变量,来构建对材料的认知,进而达到桌游创作者所要传达的目的。

陈彦丰说,将桌游和语文学习相互结合,一点也不违和。设计中文桌游的目的,是将学习的知识点设计成游戏。他说:“你希望在游戏中学理财,于是有了人们爱玩的《大富翁》(Monopoly);同样的,你希望在游戏中学习汉字,那就有了字卡游戏。大部分中文桌游,离不开偏旁与部首的配对、语法的组合、文本的线索、文章的排序这四种核心机制。”

更高一层的中文桌游,是将教学的内容作为游戏主题,以《七骰成诗》这款桌游为例,游戏利用诗歌为背景,玩家须在诗歌中寻找诗人创作的元素。这样的游戏不只要求玩家有知道诗歌的能力,还进一步训练玩家创作的能力。

他说,游戏化教学最终目标是让学习者拥有动力,将知识转化为力量。如果这个目标能实现,学习的整个气氛就会大为改善,无论是教师,还是学习者本身,都会从中获益。

游戏化教学中如果让学生感觉丧失乐趣,那就不算是成功的。他提醒教师或家长在设计游戏时,避免提高游戏难度,导致学生在游戏时碰到太多挫折,最后因为害怕而放弃。游戏化教学主要透过乐趣建立学生的成就感,引发他们逐步走向更有深度的学习议题。

陪学生或孩子玩游戏时,不要忘记“玩”原本的价值。他说,玩游戏时,大人走到孩子身边,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给予快乐与陪伴,让他们知道在充满挫折的世界里,不可丢失一颗玩乐的心。

先勾起孩子的兴趣
再改编游戏规则

除了在课堂上采用游戏化教学外,父母在家中也可选择简单的亲子DIY中文桌游,跟孩子一起互动学习。

陈彦丰建议家长先根据孩子的个性与兴趣,选购一些适合孩子的桌游类型,以勾起孩子想要与成人玩游戏的欲望。之后在游戏过程中,尝试与孩子改编规则,讨论如何添加新元素,让游戏变得更好玩。当亲子玩游戏变成一个习惯后,家长可以拿出空白卡片或名片,开始询问孩子,自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家庭游戏。

他推荐下列中文桌游供参考:

·《遇见小说》——结合10部小说的桌游,类似传统卡牌游戏“Happy Family”;

·《七骰成诗》——结合诗人创作的桌游,耐玩性非常高;

·《智行棋》——类似下棋,充满策略性;

·《字字转机》——训练反应力与表达力,适合课堂游戏;

·《翻阅朝廷》——结合宫廷主题,提高阅读理解力。

陈彦丰说,桌游,唤醒孩子的创造力;故事,打通孩子的写作力。

但是,对于孩子普遍面对的中文学习障碍,该如何应对?

他说:“要简单地学会华文不难,要精准地运用华文,很难。”孩子在学习时,如果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学,学了有什么用,怎样学好”这三个关键问题,那他学什么都会感觉太难,华文学习也是如此。

一般孩子学习华文时,只把这个学习视为学校考试的工具。跳出考试的范畴,华文对他们毫无帮助,所以他们在心态上就会先放弃了。这种放弃对学习华文来说是最大的障碍。因此,中文桌游也背负另一层使命,重新激起现代数码时代的孩子对华文的学习热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